您当前的位置 : 龙文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福建新闻

光泽探索治水兴水新路径:让水资源“流金淌银”

福建新闻   时间:2020-08-04 11:31    http://www.lwxww.cn/   

  光泽探索治水兴水新路径,走出一条因水而富、因水而兴的新路子

  让水资源“流金淌银”

  东南网8月4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赵锦飞 通讯员 高德运)光泽县地处闽江源头,111条大小溪流交织成网,大的河流16条,境内地表水总量达42.99亿立方米,人均水资源占有量2.6万立方米。

  一滴水,何其珍贵。光泽是省内唯一全流域水质达到国家二类及以上标准的县域。因为生态,中石油武夷山矿泉水项目相中此地,一期年销售超700万箱,产值超2亿元;省重点项目泽汇渔业产业园花落光泽,依靠肖家坑水库优质水资源,800亩园区可实现年产值20亿元。

  从江河之水到产业活水,光泽通过治水兴水,使得水资源价值逐渐攀升,跻身光泽四大产业集群之一,走出一条因水而富、因水而兴的新路子。

  治水:两手发力,人水变和谐

  水是生态之基,也是生态文明建设发力的关键点。光泽因水而名,要守住这“生态血脉”,得先解决棘手的治理难题。

  光泽属于我省典型的暴雨易涝区,近几十年就有四五场特大洪水。由于多数河道特殊的“721”结构,即七成石头、两成砂子、一成泥巴,河床堵塞,行洪不畅,特别是2010年百年一遇特大洪灾敲响了警钟。

  痛定思痛,治水势在必行,清淤首当其冲,但是面前却有一道“高压线”。砂石是国家矿产资源,事关生态保护,从2018年底县里全面停止办理采砂许可证。然而砂石供不应求,价格飙升。可如果河道不治影响群众的生活,而且人水矛盾突出,这道难题如何解?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生态环境保护也不是舍弃经济发展而缘木求鱼,要在发展中保护、保护中发展,要从系统工程和全局角度寻求新的治理之道,必须统筹兼顾、整体施策、多措并举。关键要转变治水思路,既要生态修复,又要回应老百姓所盼所急。”县水利局局长陈正文说,光堵行不通,用统筹兼顾之谋来解题,两只手同时发力,前端由政府主导运作,守住生态红线,禁止个人或单位非法开采买卖,依法依规进行清淤疏浚,结合水美城市建设,对水生态进行修复。后端由国有水投公司运营,由第三方评估定价,将富余的砂石料用于重点民生项目,解决民生刚需,产生的收益将反哺河道生态修复工程、修复农田水利等,实现生态效益、社会经济与经济效益多赢。

  从去年开始,该县选取了6个试点,华桥乡正是试点之一。该乡对黄石溪水电站旁边河道进行了整治,几百米的河道经过清淤,清理出5000多立方米的砂石,一些就地用于水美建设,修复被洪灾冲刷的河岸,岸上岸下系统治理,改善水生态。富余的砂石则就近用于316国道修复工程,解了建材不足之渴。“经过整治,河流实现了水清河畅岸美,又解了重点民生项目的砂石用料之急,从花钱治水到清淤反哺生态修复,实现盈余60万元。当然,这些钱最终还是用于水生态文明建设。”县政协副主席、华桥乡党委书记熊星林说。

  在西溪城区橘子洲,河道经过疏浚后,由几十米宽变成了百米宽,而且水美城市建设就地取材,用河道里清理出的鹅卵石自然修复,水美丰茂,人水相亲,芳草萋萋橘子洲,成了光泽群众共享的绿色空间。

  县水利局二级主任科员吴光明说,所有疏浚点都是经过科学规划,拟对全县15条溪流清淤整治135公里,确保合理有度。但是,砂石毕竟是国家资源,为了保证运作规范,改革推出了三种模式。“第一种模式是项目建设,针对小型项目,通过立项、招标、施工等程序,富余砂石就近供应公益事业项目建设,包括村民自建房用砂;第二种模式是拍卖,由水投公司委托拍卖,收入归县财政;第三种是定向供应模式,‘一事一议’定向供应工信局(机制砂厂)、交通局(杉杭路桥公司)、省重点项目(泽汇渔业)等。”吴光明说,3种模式虽然路径各不相同,但都确保政府主导、收支规范,让砂石取之于河,用之于河。

  经过清淤疏浚,不花财政一分钱,12公里长河岸水更清,岸更美,生态更宜居。去年和今年两次“7·9”暴雨洪涝,许多地方打破了该县30年同期日降水量极值,但是清淤后的河道起到了关键作用,洪水通行无碍,县城有惊无险。而且,治水还为重点项目、民生项目等提供了几十万立方米的砂石,解决了项目建设原料问题。同时,为财政添了五六百万元的盈余,为下一步水生态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经过科学治水,光泽的水生态好了,释放良好生态所蕴含的经济价值,水经济顺理成章。

  兴水:系统谋划,解题水经济

  众所周知,生态产品是指生态系统为了维系生态安全、保障生态调节功能、提供良好人居环境而提供的产品,大致分为供给服务类产品、调节服务类产品和文化服务类产品三类。水生态产品也是如此,那么该如何变现这些产品?

  “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关键在于思路,在于转化路径。如何让水流金淌银,结合中国生态食品城建设,针对用水方式粗放的问题,在前端做了‘水生态银行’,水资源集约利用,节水增效;后端用品牌赋能,让好产品卖出好价格,让水成为生态食品城的一县一品。”陈正文说。

  2018年,光泽经过梳理,绘制出全县水资源“一张图”。在这张图上,全县27座大小水库,蓄水量10434万立方米,全都可以转化用于生态养殖渔业,近半以上可用于饮用山泉水加工。经探明,全县还有14处可开发地下矿泉水点,饮用矿泉水量达300万立方米以上。

  厘清家底后,由县水投公司作为“水生态银行”运营机构,彻底打破碎片化的用水方式,策划梳理出一批与优势自然资源密切相关、市场投资效益好、落地实施快的项目,形成项目储备库,让集约化、规模化地用水变成了现实,回应了新时代生产力发展需求。

  肖家坑水库位于武夷山核心保护区,水库集雨面积26.5平方公里,平均年来水量3400万方。2018年,肖家坑水库成为城区居民第一饮用水源地。“目前肖家坑水库供水2万方,还剩下8万方左右的优质水资源,资源没有得到集约利用。”陈正文说,通过“水生态银行”抛出橄榄枝,一下子引来了“大龙头”泽汇渔业。泽汇渔业总经理谢军说,一水可“两吃”,1万吨水用于渔业养殖,3000吨用于武夷瑞泉水加工项目。“泽汇渔业年底投产,95%的水实现循环利用,打造成为全国高科技循环水养殖的标杆企业;武夷瑞泉山泉水年可生产矿泉水70多万吨,产值约5亿元,将成为华南地区同类生产企业中智能化、自动化水平最高的示范性基地。”

  像泽汇这样看上水的“龙头”并不少,中石油、浙江畅游体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等纷纷落地开花。除了对水生态高看一眼外,“水生态银行”运作机制为资本、人才、科技等要素下乡提供了便捷通道,解决了企业后顾之忧。

  依托“水生态银行”,水资源的集约高效利用,从资源到生产者,走完了价值实现的第一步;从生产者再到走进千家万户的产品,品牌成了追寻高效益的必由之路,这是价值实现的第二步。

  让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田斌高兴的是,2014年光泽开始打造“中国生态食品城”这一公用品牌,2018年,南平市推出了“武夷山水”区域公用品牌,首批36家企业获准使用该品牌,生产武夷山矿泉水的武夷山水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名列其中,为水产品插上了品牌的翅膀。

  “有了‘大武夷’金字招牌加持,这款定位于福建本土中高端矿泉水,成为全国首届青运会唯一指定用水。矿泉水借助中石油全国1.8万个供应渠道销往全国30多个省市,年产量在800万箱,近日公司获得了鸾凤乡坪山村山下矿区饮用天然矿泉水探矿权,准备上线二期项目。”武夷山水食品饮料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罗旌西说。

  近日,浙江畅游体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再传佳音,将在光泽谋划建设3个库钓基地、5条溪流钓线路基地,一种涉水文化服务类产品正悄然兴起……

  在光泽县县长赵大建看来,水生态产品的价值实现,光泽摸索出了政府主导和市场力量相结合、多主体参与的新路子,在供给服务类产品、文化服务类产品等方面有所探索,但水既是一种资源,也是公共产品,具有维系生态安全、保障生态调节等功能,有赖于生态产业化经营和生态补偿相辅相成,创新多元化、市场化的水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模式。

来源:东南网 编辑:杨珺 时间:2020-08-04 11:31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