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您当前的位置 : 龙文新闻网 > 人文 > 诗意龙文

闺阁铁汉蔡玉卿(一)

诗意龙文   时间:2016-05-11 15:50    http://www.lwxww.cn/   

◎苏水梅

  一、窈窕淑女

  (1612年-1625年,蔡玉卿出生-14岁)

  明万历四十年(1612),蔡玉卿出生于龙溪鹤峰(今龙文区蔡坂村后吉社)一个隐士家庭。她自幼聪明伶俐,受儒家思想熏陶,恬静寡言,喜爱读书,10岁能属文,15岁嫁黄道周为继室。

  鹤峰村古朴、幽静,

  蔡玉卿在江边浣洗。

  清晨到来之后,

  满世界的花香把飞翔

  的愿望拉得很长。

  溪水如月亮般皎洁,

  悠扬的笛声飘得

  比季节还远。

  这儿有最淡雅的清香,

  最纤细的柔弱,

  像水车般转动的画面,

  被藏在心间。

  花儿懂得了怎样微笑,

  壮年男子正在田间收割庄稼,

  唱着充满欢乐的歌,

  远远近近的流水、舟子、炊烟,

  浓浓淡淡的朝霞、鸟影、虫鸣,

  妙龄少女的笑声

  混同于流水,

  仿佛自九龙江中发出。

  鹤峰是一把乐器,

  被岁月抱在怀中。

  四百年后,勤劳善良的

  人们感念“一品夫人”

  的忠、孝、仁、义,

  感念“文明夫人”的

  美好品性,口口相传。

  我来到她出生的地方,

  龙文区蓝田镇蔡坂村,

  内心不停地翻滚。

  明末著名学者黄道周先生

  和夫人蔡玉卿的故事,

  被掩在时间的概念之下,

  爱恋与敬佩混合在一起。

  名山云洞岩近在咫尺,

  景区位于鹤鸣山之阳,

  峰突兀立,南顾平畴,

  为漳州东部名胜之最。

  隋朝潜翁曾养鹤其中,

  这里曲径幽廊,移步换景,

  石、崖、洞、峡、林、泉

  兼胜。自然与人文并存,

  富庶的滨海之地,

  经济繁荣的漳州,

  是著名的东南大都会。

  蔡玉卿柔婉的回想,

  宛若水上飘荡的音符。

  我踏着探寻的步伐,

  行走在蔡坂村后吉社。

  在这乡间小路上,

  我试图踩出当年的履痕,

  此刻,微风轻轻吹拂,

  探寻者思绪飞扬,

  蔡玉卿从这里走出,

  直到生命的尽头,

  她一刻钟也不曾停止奋斗。

  她的温柔贤惠萌动于兹,

  把动人的细节雕刻成永恒,

  我多么渴望以自己的方式

  和她完成一次对接!

  这一天,蔡玉卿在门前

  晾晒衣物,她抬起头,

  望见翠绿如黛的远山。

  鹤鸣山峰巨石巍巍,

  山壑幽洞,云岚烟雨。

  清晨,晶莹的露水滴落,

  汗珠进入蔡玉卿的眉头。

  一只雁在空中自由翱翔,

  不一会儿便隐没于绿树间。

  父亲大人常常说起曾祖父

  蔡烈的故事,留下想象

  的空间。理学名家蔡烈

  是远近闻名的隐士、洞主,

  安一生清贫,结草为庐,

  藏修居山、德宏志洁,

  住河畔,抚孤松而盘桓。

  一百多年前,曾祖父奔忙

  的身影,在光阴里,

  在蔡玉卿的脑海里浮现。

  蔡烈先生攀到山尖尖,

  走过一条曲弯的小径,

  来到了山间的老屋前。

  屋前种着菊花和月季,

  屋后种着蔬菜和水果,

  架子上垂着金黄的瓜、

  青的葫芦和紫色茄子。

  炊烟缭绕,屋子下边

  是一片田地,再下边

  也是一片肥沃的田地。

  鹤峰的池塘涨满了水,

  闪耀着丝绸般的光泽。

  拖长的树阴,不停地

  在水中轻轻地扭动。

  鸟儿藏在叶子浓密

  的树枝间,顽童一般

  的花朵调皮地合上眼,

  大自然一片寂静安详。

  这里树木苍翠葱郁,

  芳草凄凄,农舍前后

  翠竹环绕,空气清新。

  这里可听松涛鸟鸣,

  这里可赏竹色花香,

  这里可食鲜美杂果。

  在充满灵秀的山水间,

  无忧无虑胜似神仙。

  品读诗书、娱情山水

  花果之乡里怡然自得

  人们与自然融为一体。

  翰林学士丰熙花甲之年,

  从镇海卫乘船到云洞岩,

  主人于江边迎他上岸。

  一同登山,赋诗唱酬。

  二人逶迤陟石磴往上,

  领略周瑛、林达笔力千钧

  石门斑驳而古朴,旁边

  巨石刻有“渐入佳景”,

  迈入石门,另有天地,

  宾主向右转继续往前,

  过石豁,见其中书室

  清雅整洁,书香袅袅。

  放眼周围峭壁,夕阳

  余晖下,霞光笼罩,

  宋代大儒朱熹题刻的

  “溪山第一”,如同

  一泓江水,一泻千里。

  《鹤峰云洞游记》

  领着蔡玉卿回到起点,

  云朵飞散如鸥鸟,

  四野寂静安详。

  语言是古老的材料,

  沿途采集碎片,

  情致云洞岩,

  雕琢出一方方石刻,

  周围是高大的树木,

  留给后人动听的故事。

  岁月的纹理,

  掩盖在生机盎然的树叶里。

  月色迷离梦里桃花带雨,

  草叶的思、故乡的泥,

  千种韵致、万般情谊,

  在时光中慢慢老去。

  文人雅士对酒当歌,

  芳香铺遍天涯。

  韶光里的隐喻,

  散尽虚无留存下来。

  簇拥一段段佳缘,

  蔡家后代得山之精气神。

  多年以后,聪明智慧的家乡

  人民看到一道道光芒洒

  在理学家的出生地:鹤峰。

  天黑了,点点灯火,

  显得格外温馨妩媚。

  蔡玉卿在字里行间徘徊,

  在那迟迟的深夜,

  心儿充满了爱。

  月光那样皎洁,

  山峦暗影里,万木森森。

  夜,用宝石般的繁星

  装饰天空,如此清趣。

  蔡玉卿似未被乌云遮住的圆月,

  似未被酸腐气息纠缠的微风。

  蔡玉卿是写意的水墨荷叶间,

  随意点染的朵朵明艳的荷花,

  墨气飞动,荷香依稀,

  书香门第、潜移默化。

  蔡玉卿恬静寡言喜读诗书,

  她读乌云写在苍天上的字迹,

  识微风留在水面上的图样,

  悟百花飘过芬香的真谛,

  知鸟儿歌唱的内涵。

  她刻苦攻读十岁能文,

  博览群书、学问日进。

  她如同一池清水,

  接受光辉的照映。

  子承父业耳濡目染,

  蔡家不屑计较琐碎。

  揭去慧眼上的纱布,

  蔡家子弟眼前豁然明亮。

  妙龄少女步履轻盈,

  口里唱着美妙的歌。

  空气中充满了玫瑰花的芬芳,

  太阳升起,夜莺唱个不停。

  桃金娘笑红了脸,

  紫罗兰香气四溢。

  炊烟如柱、依依升腾,

  前路上铺满了坚持和希望。

  为治好母亲的怪病,

  勇敢刚毅的蔡玉卿

  “割臂疗母疾”。

  当夕阳从花木繁茂

  的花园里收起金黄的尾巴。

  夜幕降临,花儿收拢

  自己的花瓣,

  明月升起在遥远的天际,

  将月华洒在花园里,

  拥抱自己的渴望进入梦乡。

  故乡的山水,

  给她的生命注入了

  源泉与活力。

  她有一颗微小的心,

  从胸中掏出来,

  被他托在掌心上。

来源:龙文报 编辑:赵露佳 时间:2016-05-11 15:50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