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龙文新闻网 > 人文 > 书香龙文 正文

盆架树:寻一个机会开花

书香龙文   时间:2015-10-15 09:42    http://www.lwxww.cn/   

  

  ——林宝卿

  是一阵急躁的秋雨把浅梦浇醒了。掀开淡绿窗帘的时候,醉意犹酣的双眼还微闭着,好像一睁开眼睛那梦就会被天光吓跑了。

  推开门凉意入侵,空气中潮气混淆着莫名激动。刷刷刷,有雨丝亲吻脸颊。

  无端的,心情好得与窗外的天两个样,好像心里装着一个太阳,好像嘴里含着一只百灵鸟。一边哼唱着“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压心底压心底不能告诉你……”,一边宽衣大袖地坐在阳台摇椅看小区里的伞花粉的蓝的绿的缤纷绽放。

  阳台花叶零落,似乎还有点惨淡,只有那棵不太得宠的红茶花一树勇敢的暗绿叶子顶风顶雨,乖巧地自强不息。又一阵急风摇过,顿觉凉风入秋,吹梦无影:今年的秋气来得太早了嘛,莫不是有什么事急着要发生?

  凉风如水袖扰动得我心思好奇。于是拿把伞,莞尔着踩满地秋水湿鞋,轻快姗姗如歌如舞地出门寻趣,以填补这没有出游又不甘错过的节假日。

  转过街角,就看到那树那花了。高高大大,浓浓的绿是叶,淡淡的绿是花。雨意的背景和天空让它很容易淹没在匆匆行人的目光之外。

  原来这树开的是这样的花啊!真让人讶异。这树就在住家附近,每天来来去去都要经过它的身旁,看惯它一年四季纯朴不变的绿。有一次特地仔细地凑近去看它挂在胸前的小牌子——“盆架子”,至今都琢磨不透这么好玩的名字到底缘自谁的创意。也许说的是它的叶吧,说来也是,十个或八个长椭圆形的叶片在同一个平面上展开,构成一个圆盘,形似脸盆;抑或说的是它的树形,看它树冠优美,层层有序,像一个特大号的脸盆架子。还有一次,似乎是春天,看过它叶间垂着串串菜豆似的细长的绿带子,那应该是它的果实了吧?于是就替它取名“菜豆树”,觉得这真是一种特别有趣的树。

  但这么多年,却是第一次这么真切地遇见它开花。淡绿的一团团杂在大片的叶子间,与市场上卖的白菜花并没有太大差别,单调得令人摇头,却也淡雅得令人点头。仔细一看,原来那一团浅白浅绿里,是一小朵一小朵的小花儿,虽平凡得很,却好像也单纯得很,没太多心思。

  怪不得不敢开在百花争艳的春天!心里有点替这树难过:要多大勇气,才敢把花开得这么平凡甚至有点难看?又有多聪明,才想出这样的办法,不是一朵一朵地开而是一片一片汹涌而来一起面对这萧瑟世界?

  何况,这花还真是的,那太过浓郁奇怪的气味真叫人不敢恭维。昨夜的雨让它的碎花飘落一地,湿淋淋的邋遢样子也真是惨淡。

  作为一棵会开花的树,开花总是没有错的,开成啥样也由不得自己啊。而这花,开得这么乐观又壮观,容不得别人忽略它的存在,也不在意别人对它的色形味说三道四。它不讨巧不是她的错,得之天地天性使然,它能持守初衷是对大自然最贴心的忠诚吧?这么一想,突然就佩服起这些勇敢又聪明的花儿了。

  一条街又一条街地走过,雨停了,天晴了。携带着冥冥的期许漫无目的在风中徜徉,思及清晨时那个梦,心底隐隐的兴奋在撺掇着沉睡已久的欲望。一直犹豫着怯懦着不敢以平庸的资质去开启一个梦想,可是年华渐老而梦想却不甘就木,与文字相关的影子总在空中飞舞,真想鼓起勇气伸手抓一把来堆砌美丽的梦境。

  是太久没有以这样散漫的方式在嘈杂的市井间行走了,为什么平日里觉得枯躁甚至厌烦的大街此时竟是这般亲切?那个踩人力三轮车的大爷表情淡漠,那个运载一车废旧物的大妈神情愉悦,那簌簌飘落的黄叶儿如黄蝶预告生命的另一个轮回,那个店家的招牌几天前似乎不是这个模样……所有芸芸烟火味的事物此时呈现的是这般暖暖的人间滋味,久久咀嚼。

  回家时又路过这棵可敬的盆架子。树下黑白条纹宽衣窄裙的女子翘首抬手,似有所候,好像并不在意这树这花这香有什么不对,反倒是淡而静的素雅画面让这个清晨多了些秋意习习的悠远韵味。是女子的善良宽待这树,还是世间本就不必有太多的苛求和顾虑?

  心若没有迷失,梦想就不会丢掉;眼界足够高远,梦想就有支撑的力量。寻一个机会开花吧,哪怕只能无情无趣地开在寒秋。

来源: 编辑:赵露佳 时间:2015-10-15 09:42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