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龙文新闻网 > 人文 > 北溪书院 正文

陈淳传奇故事之北溪好字画

北溪书院   时间:2015-08-26 16:11    http://www.lwxww.cn/   

朱熹初到漳州任知事时,就听说龙溪当地有一位叫陈淳的年轻人很会画画。朱熹在别处见识过陈淳的画,果然不同凡响!于是也希望得到陈淳的一幅画,可是一直找不到机会。
有一天,朱熹听说陈淳来到漳州城东桥亭佛祖庙小住。佛祖庙离府衙不远,朱熹就换上了粗布便衣,不骑马,不坐轿,也不带跟班,兴冲冲地出了府衙,径直往东桥亭佛祖庙而来。见面以后两人交谈甚欢,临别时,朱熹向陈淳求一幅明月图。新来的府台大人既简朴又谈吐不俗,给陈淳留下很好的印象,于是他爽快地答应了,并要朱熹过几天派人来拿。刚过两天,朱熹就等不及了,他派一衙役去陈淳处取画。那时恰逢月初,天上只有一弯新月,并且朦朦胧胧地躲在云里。陈淳认为时辰未到,就打发走衙役,让他过几天再来。过了四五天,朱熹又沉不住气了,他心头惦记着那幅明月图,又派那衙役前去催讨。陈淳抬头看天,见月还不够圆,就对衙役说还要再等几天。后来经不起衙役的一再恳求,陈淳就在地上捡起一块甘蔗渣,抬头望了望月亮,又低头想了一会儿,然后用甘蔗渣蘸了墨汁在宣纸上草草地钩了几笔,就把那“画”交给衙役,让他带给朱熹。衙役揣着那张“画”走在路上,心里很踟蹰:既替府台大人感到不值,又觉得陈淳将潦草的涂鸦之作送给府台大人,实在是大逆不道,而自己没能把事情办好,回去也一定挨大人骂……心念一转,他便把陈淳的画揣进胸口,来到街上的字画摊上,自作主张买了一幅漂漂亮亮的明月图回衙门。
哪料朱熹见了图,闷声不响,问道:“这是陈北溪画的吗?”
衙役硬着头皮答:“是的,是的。”
朱熹勃然大怒,拍着桌子说:“混账东西,竟然还敢骗我!陈北溪怎会画出这么俗气的画?”
朱熹吩咐左右取板子要打衙役。衙役知道隐瞒不过,便一五一十说出经过,并从胸口掏出那幅皱皱的画来。朱熹看了那幅甘蔗渣画的画非常高兴,连声赞叹:“这才是陈北溪的画啊!”后来,朱熹着人装裱后将其挂在大堂的墙上。入夜,画中月亮银光如水、如梦如幻。可惜画中只是一弯上弦月,亮度有限,未能朗照大堂。朱熹心下懊悔自己不该心急催画。
至今,漳州依然流传着北溪好字画的俗语。
来源:龙文新闻网 编辑:陈淑惠 时间:2015-08-26 16:11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