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龙文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旅游动态 正文

龙文区活佛宫肉身和尚追寻综述

旅游动态   时间:2015-07-13 15:50    http://www.lwxww.cn/   

  作者:林宝卿

  (一)

  故事得从1911年夏天的一个小村庄说起。

  这个小村庄叫玄坛宫,在漳州立交桥以东,离市区约2公里的地方,属现在的龙文区步文镇。

  村庄里曾经有一个小庙叫活佛宫,1911年的夏天之前,庙里供奉着一尊“肉身和尚”,村民们亲切的称之为“和尚干”,意即干枯不腐的活佛。

  这一年7月的某一天凌晨,村民陈李颂(1889—1941年)起床做早饭,天色未亮,而不远处的活佛宫烛光通明,这很奇怪啊。好奇心让她走过去一看究竟,结果大惊:“和尚干”不见了!于是村民们才知道,他们村的“和尚干”被偷了。没过几天,两个在村庄里“补牙”的日本牙医和一块神奇灵异的“石蛤蟆”也不见了。于是百多年来,玄坛宫的村民们一直口口相传着一件事:日本牙医偷了他们的“和尚干”和“石蛤蟆”。特别是第一个发现“宝物”不见了的陈李颂,她常常告诉他的儿子林满池说:“和尚干”被偷走的时候,你大哥刚生下不到一个月。

  林满池的大哥林敢糟,出生于1911年6月9日——这是他的居民身份证上记录的信息。

  后来,村庄与中国一道,历经兵燹创痍、政权更迭、天灾人祸,特别是1960年夏天,一场特大洪水冲毁了活佛宫,也冲走了当年供奉“和尚干”的神龛。曾经供奉“和尚干”的活佛宫只余下一块“拜石”横在地上标志着遗址。百余年的沧桑之后,随着村民渐渐老去离世,日本牙医偷走“和尚干”的话题,也渐渐淡出了村民们的记忆。

  ——直至80多年后的1997年,以上这些事情才由一个叫黄戴德的退休教师调查清楚。黄戴德,现年89岁,是漳州工业学校退休教师,佛教徒,热心佛教事业。1997年初,一个偶然的机缘,得知现身日本的“肉身和尚”祖地在漳州,远方来的几位专家调查无果之后,他认为,自己作为本地人又是佛门中人,有责任完成这个事。因此他以个人力量自发调查,并把调查的过程和结果做了详细的记录。如今,这些包括书面文字、磁带录音、往来书信等等第一手材料,保存在龙文区方志办。

  (二)

  “和尚干”确实是被那两个日本牙医带到了日本。当年在玄坛宫行医的日本牙医叫山崎彪,他和他的儿子把供奉在漳州活佛宫的肉身佛带走,从漳州绕经厦门,然后从厦门乘船经台湾淡水渡海抵达日本。山崎彪认定这尊肉身佛是“无际大师”,即石头希迁。因为当时他捧起肉身佛的时候,看到坐龛下方写着“石头希迁”几个大字。

  ——这些信息,记录在《无际大师之由来》一文里,这篇文章是1924年山崎彪为了成立“石头和尚无际大师仰赞会”而写的。他写道:1911年,他在中国行医期间,由于“担心中国辛亥革命的战乱”将“肉身和尚”毁于一旦,因此从中国漳州活佛宫将“肉身和尚”“运回日本保护”。

  不过,在那段波及世界的战乱年代,这尊流失日本的“肉身和尚”也经历多舛,几陷险境,直到1960年9月28日,日本研究舍利子的专家松本昭访问青梅石头山发现肉身,这才让“肉身和尚”再次引起关注。松本昭在之后日本佛教相关论著中,详细记述了“肉身和尚”从漳州活佛宫到日本后的转移情况:1911年到1923年,由京都大学博物馆收藏了十二年,其间1916年在日本大正博览会展出,后来日本成立“石头和尚无际大师仰赞会”。东京青梅铁路开通后,又将肉身请到青梅,信徒平野喜吉在青梅石头山建庙供奉,山畸彪就在此庙出家,管理寺庙。

  1947年,山崎彪、平野善吉先后死亡。此后,庙荒废,无人管理,肉身由平野善吉长子平野善一郎保管。松本昭访问青梅石头山发现肉身之后,肉身研究小组花5万日元买下肉身,转移到早稻田大学;1965年,转移到日本新泻大学;1975年6月,日本曹洞宗总本山总持寺请求将肉身从新泻大学安放到总持寺供奉。

  总持寺位于日本横滨鹤见区。现在,来自漳州龙文区活佛宫在日本辗转了百多年的“肉身和尚”依然安放在那里。

 [1] [2] [3] 下一页
来源:龙文新闻网 编辑:张小惠 时间:2015-07-13 15:50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