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龙文新闻网 > 人文 > 书香龙文 正文

九龙江畔的咏叹调

书香龙文   时间:2015-06-25 16:03    http://www.lwxww.cn/   

  雪君

  九龙江,是漳州人的母亲河。九龙江,是一条欢乐美丽的江。

  九龙江,她日夜奔腾着一条欢乐的歌。

  九龙江畔的龙海市,就是我可爱的故乡。

  有了九龙江,我的家乡才到处河渠纵横,港汊交错。丰沛的江水给这一片肥沃的土地带来了欢愉和温馨。在这被称为福建乌克兰的土地上,秧苗在春风中袅袅起舞,蕉林在使碧波闪闪的阳光下欢快地歌唱,金定鸭在涌动荡漾的银波中冲浪寻欢,清澈的江水带来了机器厂马达的轰响,千家万户的夕烟化着朵朵白云在如镜的江面上自由地流淌。有了九龙江,才有了我快乐的童年和少年。每当天刚蒙蒙亮,九龙江面染上一片斑斓的朝霞,勤劳的家庭妇女们就成群结队地来到江边洗衣裳。我常常和妈妈来到江边,透过清澈的江水,看到小鱼小虾在水中欢快的游翔,那到厦门的客轮刚驶离码头时的鸣笛声叫得格外的欢心,江边那须鬓发白的渔翁望着网中蹦跳的鱼虾在嘿嘿地傻笑着……。我怎么也忘不了那时和他们分享着生活的舒心与快乐。

  飞转的时光把我送进了龙海一中,从那时候起,我就常常捧着书本在江边勤读,直到紫泥村渡口那颗老榕树顶出现了一点金光的时候才回家。在江边,我细心地背诵着俄语单词,兴奋地朗诵着闻捷创作的“我如此殷切地思念着北京”的诗句,回忆着多少令人惊心动魄的历史钩沉。九龙江边的晨读,常常换来我获取优良学习成绩时的欢乐。最使我难忘的是一个夏天,学校组织我们春游。当我们坐着小木船行进在九龙江上,看到东方的红霞染遍了浩渺无垠的江面,是那么的绚丽光彩,那从云层射出的阳光象支支利箭,那样刚健有力。这一切,使我那年轻的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使我感到我们的生活充满着希望和信心。当我回到家里,便拿起纸笔,写下了“天亮东方红,满地红彤彤。人民翻了身,感谢毛泽东”的小诗。没想到这一首小诗,被周允盛老师拿来当语文的补充教材。当时,我真的乐了。

  美丽的九龙江就是这样陪伴我走过了我那欢乐的童年、少年。然而,今天,还有谁会象我当年那样在九龙江边欣赏着她的美丽,会在那里耕耘着充满着诱惑的学田。因为在那里已经见不到清澈的江水,已经无缘再与鱼虾水族相逢,已经再也找不到昔日那诗歌一般的情趣。在江边,只能看到的是一些人的贪婪,一些人缺乏科学理念而出现的无能的管理,只能看到九龙江污秽憔悴的面容和身上的累累伤痕。(待续)

  九龙江,日夜长流在辽阔的漳州平原,给漳州带来富裕和繁荣。九龙江,是一条幸福的江。九龙江,给漳州人民带来盛名和富有。

  九龙江,用她那甘甜的乳汁滋润着漳州的山地、平原,她是漳州人民幸福的源泉。没有九龙江,哪有福建乌克兰的美称?这里两稻一麦,是闻名八闽的大粮仓。当别的地方还在种着亩产二百斤的“清留种”时,这里已经是亩产超千斤了。想当时,正值夏收双抢大忙时节,支援农村双抢成了我们中学生不可缺少的一课。头顶烈日,割稻子、踩水车、拾稻穗……。多少同学被镰刀割破了小指,多少同学被吊在水车的搁梁上。我们尝到了劳动的艰辛,但那顿点心——地瓜稀饭却又让我们爽心忘怀。

  没有九龙江,哪有花果之乡的美誉?每当仲春时节,任你走到九湖,还是漳浦,或是云霄,直到诏安,那荔枝花的香气甜味会让你舒心惬意。一进入初夏,那鲜红的荔枝挂满翠绿的枝头,一幅长林吐丹的美景激动着我又要提笔告诉长安的杨贵妃,传递漳州荔枝丰收的喜讯。当我站在凤凰山巅的鸡母石旁,望着那无边无垠的荔枝海,忍不住又要唱起《九龙江畔荔枝红》那动人的曲子。讲到九龙江,我的心思又急不可耐地飞向了大梅溪、蔡坂,那里盛产闻名中外的水仙花。我欣赏报春的桃李,我敬仰于淤泥而不染的风荷,我喜爱敢挺嫩寒的黄菊,我象赞美梅花一样地赞美水仙花.她绿衣金盏,风姿绰约,不像梅花忘记穿衣服般地展现在枝头上。水仙花雕刻大师们每年都不忘到香港去展示一下他们的风采。逾越八十高龄的朱振民先生,至今还乐于奔忙在南太武的水仙花实验基地。水仙花,是一张让世界人民了解漳州的重要名片!

  九龙江,给我们带来了数不尽的名牌物产:江东的鲈鱼,北溪的粗鳞,漳州的芦柑,平和的蜜柚,龙溪机器厂的柴油机,轴承厂的轴承,龙海的金定鸭,还有盛名东南亚的片仔癀,丽华斋的八宝印泥,同善堂的乌鸡白凤丸,长泰的明姜,浮宫的杨梅,云霄的枇杷,小溪的枕头饼,石码的牡蛎煎和五香,诏安的猫仔稀饭,芗城的鲁面和锅边糊……。这些物产给我们带来了富足和丰腴。漳州人永远不会忘记九龙江的惠予与恩赐.

  照理说,九龙江是我们幸福的源泉,我们应该精心呵护她。没想到,在一些官员“先发展,后治污”这一反科学思想指导下,九龙江流出了乌黑的水,九龙江中的鲈鱼不见踪影,有的芦柑变酸了,有的柚子木质化严重,九龙江边再也听不到网鱼老爷爷的笑声。九龙江黑了,有的人心黑了,为了私欲,伸出了一双双黑手,向九龙江进行肆无忌惮的掠夺,清澈如镜的锦江成了水产养殖场,江水在光照下发出阵阵的霉臭味。污染的心灵失去了诚信,名牌小吃被冷落了。取财不道,对未养三年的水仙花头进行高温处理,提前出售牟利,使水仙花名声大落……。污源头,砸名牌,断生路,疯狂的掠夺必将遭到大自然的惩罚! 我心悸了,我彷徨了,我失眠了,我只能在梦中去寻回昔日九龙江那美丽的笑容,只能在梦中尝到江东鲈鱼的美味。

 [1] [2] 下一页
来源:龙文新闻网 编辑:张小惠 时间:2015-06-25 16:03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