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龙文新闻网 > 人文 > 书香龙文 正文

坐看北溪书院

书香龙文   时间:2015-06-23 15:29    http://www.lwxww.cn/   

  沈少辉

  北溪书院静静地坐落在云洞岩南麓,它是以一个人的名字命名的书院。

  此人是朱熹的门下高弟——陈淳。因生于九龙江北溪边(今龙文区蓬洲社),且在当地课徒、讲学、读书、著述,是闽地著名理学家,故后辈学者尊之为北溪先生。陈淳不习举子之业,终身布衣。一生却著述颇丰:代表作《北溪字义》、《北溪大全集》,均收录于清代《四库全书》;记述《郡斋语录》、《竹林精舍语录》等朱熹语录;著述《读春秋篇》、《礼诗女学》等授课讲义;撰《启蒙初诵》、《训童雅言》、《经学启蒙》、《小学诗礼》等启蒙读本。据考证,家喻户晓的《三字经》,就祖述于《启蒙初诵》。明清两代,《北溪字义》被广为翻刻,流传国内及韩、日等国。同时,他还是一位传奇的书画家,“北溪好字画”的赞誉至今在漳州广为流传。

  云洞岩地处漳州龙文迎宾路中段南侧,是国家4A级景区。那里有旧石器晚期遗址,有隋代以来的数百处摩崖石刻,世称“闽南第一碑林”。北溪书院位居云洞岩山门西侧二楼,为旧楼原址修葺而成,门楣横匾“北溪书院”字样集自道周先生墨迹,其书恣意灵动,刚柔相济,于斯文中见风骨。

  “阐义理,卫师门,执守布衣风骨;

  立仁心,尊德性,澄明君子襟怀。”

  书院的楹联黑底、朱钤、石青文,透着古朴典雅的书卷气。李木教先生的行草笔意简拙、酣畅、端静,与北溪书院简朴的特质押韵合辙。联句为龙文区叶明义先生所撰,上联概述陈淳阐义理、卫师门的生平,体现一介布衣之耿耿风骨及一生执守;下联倡导立“仁者”之心、尊“德者”之性,以此澄明“君子”坦荡胸襟和情怀。其意蕴双关:既写陈淳的修持、自警,亦以此激励往来文友、后来诸君立仁德之心,澄清明之境。

  北溪书院占地面积仅一百多平方米,其结构则更像一个教学用的讲堂。讲台居北面南,台上置一长几案和一只仿古座椅,台下排列32张长条课桌椅,这几乎就是北溪书院的全部了。室内装修整体呈暖色基调:红砖地、橘黄课桌椅、棕黄门扇、象牙色墙纸……而多媒体装备、灯光和中央空调,则使书院在古色古香中略带些许现代气息。以“梅、兰、竹、菊”四幅条屏和两幅书法作品构成屏风效果的讲台背景,居中画作是著名国画家、漳州画院第一任院长黄稷堂先生的遗作,两侧是龙文金石家胡力巧先生的书法作品,一为宋明理学家的治学理念:“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一为朱子治家名言:“读书起家之本、循理保家之本、和顺齐家之本、勤俭治家之本”。讲台两侧是龙文书法家林双全先生所书的《朱子家训》,后墙嵌黑色大理石镌书法家林玉梅女士的作品,内容为陈淳的《启蒙初诵》。

  打开书院大门,端的是名副其实的“开门见山”。凭栏而望,云洞岩风景尽收眼底:端坐搔首的老君、悠闲的亭台、险峻的天梯、绿涛间隐现的朱文公祠……适逢雨天,置椅于门前屋檐下的长廊,一边听雨打蕉叶和溪流汇成的天籁,一边欣赏山中林石云蒸霞蔚的奇观。有风的时候,山中冉冉的雾气随风飘过青翠的林梢,飘过小河、桥头、山门,飘向村庄……得见此景,始信云洞岩上的“白云洞”、“霞窝”原非古人一厢情愿的溢美之辞;始信当年朱子奋笔题下“溪山第一”更非一时兴之所至。

  印象中,古代的书院都有一个厚厚的木门。推开门,应是一个深深的庭院,里头有鹅卵石铺成的曲径,有老树和井台,有芭蕉、翠竹和布满青苔的奇石,有洗墨的砚池,有东一间、西一间藏放各类书籍的屋子……它除了藏书、抄写、翻刻和授课之外,似乎还应有宗教祭祀的功能,读书人通过祭祀孔朱等先贤,从而获得道德的智性。书院属于时间和历史,是需要长期的人文积累沉淀的处所;书院更是非功利性的,即便在乱世中也坚守着文化节操,在人心中播撒种子,生根发芽,荫庇四方。

  如果以古代著名书院的标准来衡量,北溪书院无疑是十分简陋的。然而,“斯陋室,惟吾德馨。”在万众瞩目着GDP和经济项目今天,在教育技术手段不断进步、教育理念日益面临尴尬的今天,在众多本地后辈对陈淳陈北溪一问三不知的今天,龙文区政府却诉资兴建北溪书院,在民众中树立尊重和重视文化的理念,让更多的人了解认识朱熹、陈淳和理学常识……这需要具备不可多得的文化眼光,才会有这弥足珍贵的举措。

  文化,是一方水土的灵魂。因此,书院无论是完备还是简陋,更遑论是古老抑或新兴,其存在都是一种坚守和召唤,最根本之处在于内涵而不是形式。书院在幽静淡雅的深处,总保留着坐而论道的余温,充盈着内在的人文气息。这种余温和气息,往往最吸引读书人为之心驰神往,从而去探微书中的千种粟、颜如玉和黄金屋。这种召唤、探微、坚守的良性循环,才是中国数千年以来的教育之根。

 [1] [2] 下一页
来源:龙文新闻网 编辑:张小惠 时间:2015-06-23 15:29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