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龙文新闻网 > 人文 > 北溪书院 正文

朱熹知漳与漳州理学之进路

北溪书院   时间:2015-06-23 15:17    http://www.lwxww.cn/   

  郑晨寅

  ——《闽台文化研究》2013年第3期

  [摘要]朱熹之前,漳州儒学已初有根基。朱熹知漳对漳州理学产生深远影响,漳州遂有“海滨邹鲁”之称,朱熹的漳州门人传承师说,多所发明。在漳州理学发展过程中,出现了陈淳、唐泰、陈真晟、蔡烈、黄道周等理学名家,特别是黄道周在坚守朱子学的同时,也注重融通朱陆,以应对当时的社会现实。漳州理学具有重道统、重读书、重践履、重交流等特点。

  [关键词]漳州;理学;朱熹;黄道周

  [基金项目]本文系漳州师范学院人文社科研究项目(闽南文化专项)“黄道周与朱子学”(项目编号:SS11005)研究成果。

  

  

  闽人杨时、游酢从学于二程,遂有“道南”一脉;洛学南传,朱熹接绪之,又直接催生了闽学;朱子知漳虽仅一载,其于闽南理学,可谓遗泽深远。漳州自唐初设郡以来,文教渐兴,开漳将军陈元光子陈珦首创书院于松州,推行教化,元和年间有龙溪周匡物始进士及第;宋时又为朱子过化之邦;明时清漳大儒辈出,而王守仁亦曾勘乱此地,析置平和县,漳州的历史文化积淀颇为深厚。本文即拟以朱子知漳为发端,梳理漳州理学的大致脉络,探讨宋明理学(主要是朱子学)在漳州一地的源流与发展。

  

  一、朱熹知漳前的漳州儒学与朱熹知漳的历史意义

  

  闽中儒学开先于唐欧阳詹。在朱子学(又称闽学,或称考亭学派)产生之前,闽地先有北宋“海滨四先生”倡导理学,后又有杨时、游酢之南传洛学(即“道南学派”)。漳州建州始于唐垂拱二年(686),自宋以来文化重心南移,漳州文化事业亦逐步发展,朱子(1130-1200)之前的漳州理学家主要有漳浦蔡元鼎、龙溪颜慥、漳浦高登等人。蔡元鼎当五季丧乱,隐居不仕,以文章自娱,宋初屡征不就,讲学大帽山,生徒至者千人。朱子称道之曰:“元鼎独潜心六经,著《大学中庸解》、《语孟讲义》,何其择术之正与!”[1]颜慥(1009-1077)与蔡襄(曾任漳州军事判官)为金石交,“时海滨文教未兴,慥倡明道学,教授生徒,人皆化之。”[2]高登(1104-1159)字彦先,号东溪,宣和七年(1125)金兵犯京师,他与太学生陈东等联名上书,请诛蔡京等六贼,名震天下,其学则以慎独为本,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云:“漳江之学至北溪得紫阳之传而递衍繁盛,然在靖康间,时有东溪高先生者,以忠言志节著声,朱子莅漳,曾新其祠宇,又为之记,言先生学博行高,志节卓然,有顽廉懦立之操,其有功于世教,岂可与隐忍回护以济其私而自托于孔子之中行者同日语哉!按:东溪之学亦一时倡起之师也。”[3]其弟子漳浦陈景肃乃唐开漳将军陈元光裔孙,师事高登,有学行,绍兴二十一年(1151)登进士,因恶秦桧而乞归,与门人杨士训(后亦为朱子门人)、吴大成等讲学渐山。[4]高登另一弟子漳浦林宗臣则引导陈淳入朱子门下。[5]于此可见,朱熹与高登乃为志同道合者,高东溪学派与朱子学派在思想上、人员上又有着紧密的联系。除上述几人外,另有黄硕、杨汝南等皆以名儒直节见称,此不详述。由上可知,漳州理学有着较为深厚的文化底蕴。

  

  漳州自古以农业为本,又负山滨海,“近山之民藉种植……滨海者以渔为生”,[6]故(万历癸酉)《漳州府志》云:“其民务本,不事末作,质朴谨畏,俗尚淫祀,互作淫戏,乐善远罪。”[7]朱子守漳一年,政绩显著,他轻徭薄役、移风易俗,行经界、兴文教、定礼仪,虽仅期年,而民安习其化,故《漳州府志》言朱子知漳州,“至任,以节民力、易风俗为首务……民被其惠,至今思之。”[8]对漳州的影响极为深远,史志如《宋史》、《漳州府志》,时贤论著如张立文《朱熹评传》、束景南《朱子大传》等,于朱子知漳事迹皆有述论。[9]林宗臣有诗称道:“笑凭诗句说丹霞,城郭人民千万家。礼接紫阳风俗厚,学传邹鲁道源赊。”漳州遂有“海滨邹鲁”[10]之称,后人于此亦多所追忆,如明罗青霄(万历癸酉)《漳州府志》序云:“大儒朱文公来守其郡,勉斋、北溪二公实羽翼之,讲明理学而教化丕振。及至我国朝,名宦乡贤彬彬辈出,文献足征,称为海滨邹鲁,信不诬矣。”清觉罗满保(康熙)《漳州府志》序云:“当宋绍熙间,风气犹薄陋,洎紫阳朱子领郡,定法制,兴教化,而风俗稍变。”车鼎晋则序云:“漳郡为朱子旧治之邦,自南宋至今五百余年,礼教犹新,名贤辈出,旧称海滨邹鲁。”[11]在这些来自后人的叙述中,“朱子——漳州——海滨邹鲁”三者密不可分。朱子知漳已成为漳州一种独特的历史记忆。

  

  二、朱熹漳州门人述略

  

  朱熹在漳州大力推行教化,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加强学校教育,他“每旬之二日必领官属下州学,视诸生,讲小学,为正其义;六日下县学,亦如之。”同时,加强讲官的择用,“择士有行义、知廉耻者,列学职,为诸生倡”,延请郡士黄樵仲、施允寿、石洪庆、李唐咨、林易简、陈淳、杨士训及永嘉徐寓八人为学官,入学表率诸生[12],对漳州教育事业起了极大的促进作用。刘树勋《闽学源流》所附“朱熹门人录·漳州朱熹门人”列有九人[13],其中包括上述八位学官中的七人(永嘉人徐寓除外),另二人为王遇、朱飞卿。朱飞卿亦受业于朱子,“自言穷理而事物纷纭,未能洒落处,惟见得富贵果不可求,贫贱果不可逃耳。”[14]倾向于淡泊砺志一路。龙溪王遇(1142-1211),字子合,号东湖,从游于晦庵(朱熹)、南轩(张栻)、东莱(吕祖谦)三先生之门,其学务求精思力行,“朱子称其纯笃”[15],杨士训即为其女婿。《漳州府志》又云:“漳自朱子守郡,讲明礼乐,以正人心,自是海滨家弦户诵,有能心朱子之心者,且一变而进于道,北溪、东湖其人也。”[16]对王东湖给予了高度评价,可见王遇在当时漳州学界的地位(北溪详下)。除此九人外,还有龙溪陈思谦,学问该博,朱子喜之,语其门人李唐咨以女妻之;黄学皋及宋闻礼于朱子守漳时“以稚年轮讲”(黄学皋后更入郡斋校勘《朱文公续语录》),似亦可列入朱子门人[17]。除漳州士人外,黄榦等朱门弟子及外地求学者亦先后踵至,这也促进了当时漳州理学的繁荣。蒋垣《八闽理学源流》云:“清漳文物,自朱晦翁守郡,延黄道夫(即黄樵仲)于学以励劝生徒,从者风云动蒸,一趋于正,而儒道大兴。”[18]朱子于绍熙元年(1190)知漳,约一年后去漳,离任时,其政治主张虽不能尽行,但漳州已蒙大儒周年之泽,无论是制度层面,还是风俗人心,都已打上了朱氏烙印,程朱理学从此根深蒂固,故明代中叶以后心学盛行,漳州学界却仍是朱子学占据主要地位;而朱子学的格物穷理、求实力行的品格及追求至德之境的主体精神,也深深地影响了后世漳州士人。

  

  此处有必要对朱门高弟——陈淳略述一二。陈淳(1159-1223)不仅是朱子的弟子,还是朱子学的发扬光大者;是朱子门人,更是朱学传人,在理学的“道统”中,有着特殊的地位,故《漳州府志》称之为“朱门高弟”[19]。陈淳生于漳州北溪之滨,天资高颖,初习举业,后因林宗臣授以朱子所编《近思录》,遂尽弃其旧学而服膺朱学,朱子守漳,陈淳往见,二人相见恨晚,朱子授之以“根源”二字,对陈淳深究义理有重大影响。朱子离漳后,陈淳又多次书札往还问学,及至朱子去世前三月,陈淳复见,朱熹又语之以“下学”功夫。朱子逝后,陈淳“无书不读,无物不格”,最终日积月累,“义理贯通,洞见条绪”。[20]陈淳有《北溪大全集》等著作多种,其中《北溪字义》最能体现其思辨精神,它对性、命、道、理等理学重要范畴进行了分类疏释,陈淳于其中折衷师说,多有精意,《四库》馆臣称其“每拈一字,详论原委,旁引曲证,以畅其论”[21],是解读理学、尤其是朱子学的重要文本。从陈淳问学于朱子的学术历程来看,陈淳倾心于朱子,于程朱理学精思竭虑,每有所得,皆为自身体贴而出,故其于朱子学知之深切,因此对于维护师门道统的纯粹性也是不遗余力,《宋元学案·北溪学案》称其“卫师门甚力,多所发明”。[22]作为朱子知漳时的最重要门人,陈淳不负师望,阐明义理、讲学严陵、授业漳南、卫道师门,成为朱子学的一支重要力量,是漳州理学史上具有标志性的人物。《漳州府志》称其“使清漳之流接源于濂洛洙泗”[23],信不为过。《闽中理学渊源考》之“陈淳学派”列有陈淳弟子友人10人,多莆田、泉州人士,其中漳籍人士中有弟子蔡逢甲(字国贤)、友人潘武(字叔允)。[24]

 [1] [2] [3] [4] 下一页
来源:闽台文化研究 编辑:张小惠 时间:2015-06-23 15:17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