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龙文新闻网 > 人文 > 书香龙文 正文

漫步郊野

书香龙文   时间:2015-06-18 16:53    http://www.lwxww.cn/   

⊙宋阿芬

  以往每次来郊野公园不是早晨就是晌午,这次来郊野已是傍晚时分了。朋友圈得知郊野公园也有樱花,开得正是缤纷,最美丽的时光总是不想错过,于是就驱车来到郊野公园。

  一进郊野公园,儿子总是以飞奔的姿势来表示他内心的快活。这次,他欢呼雀跃地拉着老公跑到草地上,和其他的小朋友一样“忙趁东风放纸鸢”呢。正好,这回有属于自己的悠闲时光了,我和女儿可以漫步郊野了。若能偶遇樱花,那当然是美事;若不能,随意之处皆风景。

  暮春,傍晚,郊野公园诗情画意,赏心悦目。偌大的郊野,芳草萋萋,杂花生树,一眼望不到边。目之所及无处不是绿树,火焰木、柳树、凤凰树……满眼都是青翠跳动的绿,满眼都是热情奔放的红。路边薰衣草、鸢尾花、野菊花……五彩缤纷,给郊野公园铺上了一条绵延不断、色彩斑斓的地毯。蜿蜒在郊野中的是流水小桥,红色栈道,水泥道,泥土小径……纵横交叉,各有风情,各有韵味,你喜欢走哪条就走哪条,一切随心所欲,不用刻意。

  这时候,晚风习习,扬起我的短发,拂过我的脸,软软的,柔柔的,醉醉的。我索性闭上眼睛,张开双臂,让春风涤荡久藏心底的爱意,如情人般那温柔的抚慰,异常暧昧。深呼吸,那淡淡的清爽,淡淡的舒畅在心间流淌,中间还夹杂着花朵和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好心情也随之而来,不知在这春风花草香中,杜甫是否依然看到衔泥筑巢的燕子,和温情偎依的鸳鸯?也不知在春风又绿江南岸时,王安石是否还在吟诵明月何时照我还?更不知在这万紫千红总是春时,朱熹对这“东风面”还“等闲识得”?沐浴着柔柔的春风,任思绪无限飘扬,纵然一生无法功成名就,生活亦可淡若春风,自在舒畅。

  晚风撩人心怀,漫步在郊野公园中,惬意悠闲的时光随处可见,随处可摸。水泥道边的苦楝树那柔韧的枝蔓伸展开来,带着绿叶,向人轻拂,好似在表达愉悦之情。长得正茂盛的狗尾巴草,一簇簇的,纤细的茎自然舒展,又略显慵懒,毛茸茸的柱头像一朵棉花,松松软软地,点头微笑,诗意张扬。路边的野花随风摇曳,推推搡搡,像一群天真烂漫的小姑娘,朝气十足。就连骑着自行车的人们慢慢悠悠,边说边笑。几个年轻人一边踱着方步,一边玩弄着手机正往烧烤处走去。突然想起诗人老皮钟情于诗意的慢生活——“懒散时光无处盛放”。试想诗人老皮若也在这悠闲的时光中漫步,不知又会激起他多少的创作灵感,或油画,或书法,或随笔,或写诗,那将会是怎样的酣畅淋漓,休闲浪漫?在我凝然默想时,女儿居然冒出了:“如果明天的期中考试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考试,那该有多好!”这样有点荒唐的不相称的话语,在这种境界中似乎也变得闲适诗意了。

  不知不觉的,暮色降临。天空中的晚霞不断地变换着颜色,变紫,变灰,变黑,这样的变化丝毫不亚于京剧的“变脸”。漫步在湿地旁的红色栈道上,摇曳的水草随风摇曳,长得和人一样高的野菊正静静地仰望即将暮色苍茫的天空。河岸边那一棵棵鸡冠刺桐,翠绿的叶子葱葱茏茏地探出了一串串火红的花朵,绽开火红色的笑靥,挡不住的热情,完全让你满眼满心的热情膨胀,这是鸡冠刺桐四季中最绚烂的时空。我在一棵鸡冠刺桐前默然站立,它是一棵横卧的树,树头裸露地面,但树根垂直深入泥土中,倒下的是身躯,挺立的是生命!整棵横卧的鸡冠刺桐仍绿意盎然,精神抖擞,茂密的枝叶,泛着深绿,红艳艳的花朵像鸡冠耸立,又像红蝶张开,一朵有一朵的姿势,一朵有一朵的精气神,生机勃勃。年复一年,这鸡冠刺桐盛开,凋谢,为爱而坚强地活着,这是生命尽头虽败犹荣的美,让人心生敬意!

  夜幕苍茫。天空中的晚霞也在鸟雀声中收起了最后的一缕光辉,天空既柔美,又安宁,好像黑绸缎子。贪玩的儿子才依依不舍地在暮色中收回了老鹰风筝。此时,各种草虫的鸣叫和鸟儿隐藏在树的枝头,那圆润、甜蜜动人心弦的啁啾,似一曲娓娓动听的小夜曲,每个音符都带有动听的音律,每个音节都带着欢快的节奏。这里没有明月,没有稻花香,但青草池塘处,仍然听取蛙声一片。当春日渐暖,阵阵蛙鸣响起时,郊野春天的意味也显得愈加浓郁起来。粗犷的“呱”“呱呱”“呱呱呱”的声音,清晰有力,万种风情,千般妩媚,是呼应?是传情?是对歌?……这声声蛙鸣,撩拨心弦,我更愿意理解沉睡已久的青蛙是对春日的赞歌,对夏日的呼唤,对生机勃勃的郊野公园的赞美!

  华灯初上。郊野公园笼罩在一片夜色中。放眼远眺,暗黑的远山朦朦胧胧,只有那闪烁着光亮的龙文塔煜煜生辉。近处的一排排路灯宛如一串串明珠,点亮了城市的夜,也照亮了晚归人的心。此时我在宁谧而又温柔的郊野公园里久久回味……

来源:龙文新闻网 编辑:张小惠 时间:2015-06-18 16:53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