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龙文新闻网 > 人文 > 书香龙文 正文

与古琴隔着光阴

书香龙文   时间:2015-06-01 17:56    http://www.lwxww.cn/   

  林宝卿

  古琴真老,琴音绕梁四千年,绵延不绝。

  想来《诗经》的大地上,草繁木盛,遍地荫凉,空气中流溢着植物的各种香,风里飘荡着清越质朴的琴音——“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鼓琴”、“窈窕淑女,琴瑟友之”、“椅桐梓漆,爰伐琴桑”、“琴瑟在御,莫不静好”……那是琴雅俗共赏的韶华时光啊。此后琴音如一脉清沏溪流,一路潺湲,一路淙琤。

  一把琴,提起来,是华夏文化深邃绵延的历史气韵;放下去,是历朝历代士子心头的广陵绝响。

  古人斫琴必择良材,或取自“古冢败棺杉木”,或取自深山老庙的向阳柱子,或是“南溟岛上的伽陀梦罗”,或是蔡邕灶堂救下的那一段桐,总归是要吸纳了足够的天地日月精华,阴阳调和得刚刚好。之后历炼一翻砍伐凿挖,再髹漆。先是胎漆,用鹿角霜拌以铜粉珍珠粉,或是混以碧玉屑,一遍遍地抹,一遍遍地磨。直到受够了,磨平了,笃定了,有了一份高贵的坚硬,才可以上大漆。厚薄有度,颜色可以绛紫,可以乌黑,可以暗绿,配以精巧的伏羲型或仲尼型,赏心悦目。

  这时,琴的一颗苍老的心已藏好,琴的腹腔里,凸凹迂回的弧槽,错纵零乱的峰岸,江深海深的池、沼、大小槽,都是往昔的岁月了,云淡风清。抱琴在怀或背琴在肩,行走江湖,表情是淡定的,脚步是从容的。置琴于台上,指尖未及触碰冰弦,岁月沧桑的悠远意绪,先到心头。无论手指是挑是勾,无论音色是散是泛,都不见了曾经的百转千回风云激荡。

  要怎样的手指,才拔得动这样的琴弦?

  风清月明夜,数竿竹影前,焚炉香,正衣襟,平心气,静视听。然后,抬手抚琴。琴声起,润、透、清、芳,轻、微、淡、远——千山万水千年万载早已走过了啊。此时,就算弹的是《黄莺吟》抚的是《梅花三弄》,那清脆的莺声燕语,那清绝的雪影梅魂,底韵也都是老的,都是沉的。

  未经岁月蹉磨的今人,与古琴,天然的隔着一段空茫的光阴。

  初识古琴,是在很多年前一个很文艺的电视节目里。西方人评价说:“没有任何一种乐器在表现中国深厚的传统文化气息上能与古琴相比”,由此,古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为“人类口述与非物质类文化遗产代表作”。

  于是翻找抽屉里的CD,找到一曲《梁祝》琴曲。金属扩音器放出来的声音撞击着我的耳膜,叮叮咚咚,有点闷,有点沉。我的心离琴太远。

  那时正迷恋箫。细雨中突然就想听箫声咽,于是走过一条又一条街,找了一家又一家的CD小店,终于购得一曲箫吹出来的《春江花月夜》。CD的封面底色纯白,素雅的简笔画里,芭蕉旁民国衣饰的女子撑一把油纸伞,神情寂寂而杳杳,发髻簪花,耳中明月珠。箫声呜呜咽咽,良辰美景中天涯游子的惆怅与失落,是从我的心底流出来的,流了很多年……

 [1] [2] 下一页
来源:龙文新闻网 编辑:张小惠 时间:2015-06-01 17:56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