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龙文新闻网 > 生活 > 旅游景点 正文

黄道周与邺山讲堂

旅游景点   时间:2014-12-24 15:20    http://www.lwxww.cn/   

◎黄剑岚

  闽南的冬季,空气里仍然蕴存气爽的感觉,依然是诱人外出探胜的甚佳季节。历史上佼佼者的名人效应那则更具诱人走出沉寂的书房的魅力。1994年季冬时节,在微风中,在宋代兴建的虎渡桥上,我迎来厦门的二位客人,一位是厦门市委宣传部的杨晓基处长,一位是蜚声闽南方志界的厦门地名办主任方文图编审。方主任虽已作古,但当时的音容笑貌依稀在眼前,探访古遗址时的一举手一投足,更是历历在目。

  厦门客人造访的名胜古迹很明确,即明代建造的邺山讲堂;缅怀的对象也很明确,即明代的铮铮铁骨的大儒黄道周。

  邺山讲堂创建人黄道周。黄道周选址邺山讲堂,先后用了十年时间。邺山者,漳州艮岳之阴,九龙江北溪迸流,汇之于虎渡桥。旧称蓬莱峡,里人名之曰石仙。峡为数里有蓬莱峰,其下北溪之水出焉,古《漳州记》所谓“蓬莱渡”也。黄道周的“意静心诚”治学理念贯彻其一生,即其所主张“古人读书,入山必深,入林必密,奚但杜门乎!”锲而不舍,坚持十载努力而建成邺山讲堂。

  第一次选址是在明崇祯六年(1633年)秋,黄道周偕洪京榜、张瑞钟首次卜筑邺山书院,不果。

  第二次选址是在崇祯八年(1635年)秋,黄道周再度与弟子们卜筑邺山书院,仍未果。

  第三次选址是在崇祯十六年(1643年)三月十九日,黄道周与弟子吕士壃(字而远)、张瑞钟(字勖之)、张琠(字镇朴)、江晔(字虞皋)、江昙(字仲放)、胡思谅(字仲求)等,再至龙溪蓬莱峡,筹建邺山书院。五月十八日,邺山书院实始启疆。五月十二日至六月,黄道周偕弟子们营建邺山书院。

  邺山讲堂的主体建筑是三近堂、与善堂、乐性堂。邺山讲堂是一所建制完备的书院,在崇祯十六至十七年(1643-1644),公开演讲4次课,最多一次听讲者达四百余人。正如潘思榘在《重修邺山讲堂记》里所描述:演讲时,“讲仪具琴瑟钟鼓,立监史,读誓戒,献酬歌诗,主宾百拜,四方问业之彦,溯江而会者数百人。盖礼乐彬彬河汾矣,何其盛也。”其盛况空前与礼乐彬彬河汾相媲美。河汾者,乃指隋末王通在山西临汾讲学,千人受其业,人才称盛。

  盛况一时,然而随着明亡而亡。一百年后,到了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夏,漳州知府单德谟自钱塘移巡漳南,读黄道周华章,求所谓夜邺山者,慨然为兴复之计。单德谟在《重建邺山讲堂记》说:“明石斋黄先生理学文章、经济气节,非特南闽冠冕,而天下后世群奉仪型也。”择日启基,鸠工庀材,仍其旧制,经始今春三月,迄冬十有一日,以致告竣。糜白金一千两有奇。既成,将聘任漳之人士讲学其中。这里,牵涉到一个讲席,即我的十七代祖黄宽。黄宽(1709-1773),字济夫,号巽亭。龙溪县壶屿人。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成进士,任知崇义(今江西崇义县)县,修建学校,教民孝悌。

  漳州知府单德谟决意恢复黄道周邺侯山讲学处,修建学舍,敦请黄宽担任讲席。黄宽欣然应聘,用以结束仕宦生涯。黄宽严立学规、课程,提倡学员立志为圣贤,品德居先。入夜邺山讲堂各学舍灯火齐明,书声琅琅,一派庄严活泼儒风洋溢在山崖水涘间,而黄道周当年的风骨文章也逐渐复活起来。

  黄宽任讲职一连20余年,邺山书院建设与日俱增,连楹接宇,尽复旧观。邺山的风光如蓬莱峡、灵喜亭、石头翁、游謦石、洗墨池、选真亭、逃雨岩、丹霞嶂、三近堂、石斋祠都面目一新,迎接四方官员、学者和游客,而且在黄宽教育之下,英才辈出,人文炳起,照耀乎漳江之东,并且扬名于海内。知交惜黄宽之才之志,屡寄书劝其出山求仕。黄宽悉置之不答,闭门息影,终其身不复与当地官府相接触。因此师范清高,后生晚辈,皆知探经文、励名节为正学,而过去秀才书生动辄勾结衙门,鱼肉百姓之颓风戾气一扫而空。

  缅怀邺山讲堂创建者黄道周,明漳浦人,字幼平,号石斋,天启进士,是一位杰出的爱国主义者,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书画家。在明朝即亡时,大义凛然,宁死不屈,视死如归的民族气节感天地,泣鬼神。黄道周一身刚正不阿,黑白曲折分明,宁愿粉身碎骨、连降数级也在所不惜,纵观历朝历代,又有几人乎?崇祯帝冤杀督师蓟辽的兵部尚书袁崇焕,内阁首辅钱龙锡受牵连被捕入狱,已拟极刑,而黄道周连上三疏,钱龙锡终免死罪,而道周却被连降三级调用。崇祯十一年(1638年)六月,杨嗣昌以兵部尚书出任首辅,勾结方一藻,一藻以辽抚身份与后金议和。黄道周一日上三疏,七月,崇祯于平台召对,道周决意分清是非,使崇祯非常恼怒.将他直降六级外放调用。

  崇祯十七年(1644年),崇祯皇朝覆亡,凤阳总督马士英挟福王建立南明弘光小朝廷。弘光元年(1645年),改元隆武,黄道周被任命为武英殿大学士、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但兵权却掌握在贰臣郑芝龙手中。唐王没有实权,只给空札50道。七月,黄道周率门生和子弟兵1000多人向信州出发,一路招募志士,组成1万多人的队伍。一个大儒而非武将却要在危亡时带兵驰杀沙场。黄道周兵败在童家坊被俘。慷慨激昂上刑场,终年61岁,时为南明隆武二年(1646年)三月初五。

  清光绪《龙溪县志》云:“在柳营江泝流而北,明黄道周讲学于此。中有蓬莱峡、芙蓉峡、墨池、研山、黄岩洞、石燕、乳泉、游磬诸胜,石壁题刻甚多”。我们三人结伴前行,过小道,穿蔗林,攀山崖,在邺侯山麓,见黄道周手书摩崖尚存5处,楷书“蓬莱峡”,字径2尺有余,署名石斋;行书“芙蓉峡”,字径4尺;隶书写于高处有“道不绝风”、写于低处有“墨池”,字径6尺有余,还有写于九龙江中磐石上的“游磬”2字,水退则现,水涨则隐,永具神秘感。邺山讲堂周边的摩崖,还留有作者先祖清乾隆己未进士黄可润手书刻字“得珠”、“冠峰”、“蕉叶”和乾隆戊辰进士黄宽手书刻字“黄岩洞”、“静如太古”等。一一照相留影,摄石壁题刻,亦摄寻访者。但是,看到暴晒雨淋后斑斑剥落的字迹,不禁令人从心底涌起阵阵心酸,且心痛,那是不可再生的文物,却在光与水侵蚀中消亡。

  我们在邺山讲堂的遗址上,看到一株参天的无花果树,郁郁葱葱,精神为之一振,俯首一看,无花果树之根部、躯干在城乡郎中斧钺砍伐下伤痕斑斑,不堪入目,据郎中说无花果之根皮可疗病。

  我们带着对历史名人黄道周的崇敬心情和对頽毁的邺山讲堂的复杂心情,结束对历史胜迹的探寻,过晌午,原路返回,在虎渡桥旁品尝驰名远近的佳肴江东鲈鱼,然而,阅过黄道周创办的邺山讲堂如此颓败景象,吃之已不知何味。

  我们惆怅地离开邺山讲堂遗址。回家后不久,浮想有感,我以《淡黄柳》词牌填就《邺山讲堂故址》一阕:“高文典册,此是名贤宅。矫矫邺山留胜迹,曾傍芙蓉峡壁。破碎河山恋英魄。援兰楫,江平满秋色。琴瑟鼓,鲈鱼脍,拥船头一部先天易。风扫蓬蒿,雾迷津渡,来抚遗踪共式。”

  后来,我来龙文区。我又一次站在虎渡桥上,记得孔子曰:“逝者如斯夫”,时间如水流淌,蓊郁的无花果树在郎中斧钺砍伐下轰然倒了,腐朽了,邺山讲堂遗址依然如故,在风雨中剥蚀着,同访遗址的方文图主任也走了。但愿在漳州,能再出现一个漳州知府单德谟,能决意恢复黄道周创办的邺山讲堂,漳州人将幸之又幸。有幸的是,漳州人已决意弘扬黄道周的精神,把黄道周列为重点宣传的对象,研究机构在成立,研讨会在举行,研究队伍在壮大,研究成果在增多,隆冬过尽,春天就会到来。

来源:龙文新闻网 编辑:杨滨平 时间:2014-12-24 15:20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