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龙文新闻网 > 人文 > 龙文乡贤 正文

抗日将军陈鸿文

龙文乡贤   时间:2014-10-22 09:10    http://www.lwxww.cn/   

(一)

   引子:“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拨动了海外游子的心弦。陈鸿文,这位远在重洋(马来西亚)、年已花甲、孑身一人的国民党将军,静静坐在书桌前,一遍又一遍听着收音机,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同年9月14日,陈鸿文将军再也抑制不住思乡的煎熬,毅然作出了他一生中最重要也是最后的决择——回国。他,国民党军队高级军官中响应《告台湾同胞书》回归漳州(大陆)的第一人。

“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

1979年1月1日《人民日报》头版

   核心人物:陈鸿文(1906-1980),又名陈文藩,陈炳其、陈文琳。龙溪县郭坑乡汐浦社(现漳州市龙文区郭坑镇口社村)人,家住漳州市陆安东路147号(现为新华东路141号)。他自幼秉承“耕读传家”祖训,勤奋好学,以优异成绩考上了龙溪中学。1924年就读上海法政大学,与史良为同班挚友,关系甚密。1927年留学日本,就读明治大学。1931年毕业回国,任厦门中华中学教师。

“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

陈鸿文在马来西亚

   1932年,十九路军入闽,经蔡廷锴邀请,他先后担任厦门警察局局长(一说,厦门公安局局长,也有一说,思明分局局长)、南靖县县长等职。1934年再次留学日本,就读日本士官学校。1937年6月毕业后,任广西第五路军少校参谋。不久,陈鸿文被调重庆军事委员会军令部第二厅工作。1939年,日军进犯潮州,他受蔡廷锴请调之命,赶赴广东,立下了“死守揭阳”军令状,有力阻击了日军进犯,击落了一架日机,受到了上级嘉奖。1940年调回重庆中央军令部第二厅。1942年,陈鸿文调至江西,任顾祝同部第三战区高级参谋。1944年,调至福建防守沿海,任少将参谋长。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陈鸿文毅然辞职,解甲归田,参与地方事务。

   1949年8月,陈鸿文离漳赴港。1956年,他转赴马来西亚砂唠越婆唠洲,任美里中华中学、沙捞越师资培训学院教师,1969年退休,但仍被聘用留任。(期间,陈鸿文一直保留华侨身份。)在马来西亚,他全身心投入到办学育人事业,培养造就了大量有为人才,谱写了他乐于为师,勤于育才的人生美丽乐章。

   树高千丈,叶落归根。1979年9月14日,陈鸿文孑然一身,踏上了漫漫回国返乡探亲之路。探亲期间,他与家人骨肉团聚,畅叙别后思乡怀亲之情,眼看子孙满堂,其乐融融,百感交集。适逢国庆三十周年,他受到了漳州市人民政府诚挚的邀请和热烈的欢迎,此举彻底打消了他久埋心中的顾虑和担忧。为此,他复函马来西亚古晋中华总商会黄文彬先生,决定落叶归根,安度晚年。翌年元月3日,陈鸿文因长期思乡怀亲过度,导致心力衰竭,安然离世,享年74岁。

   负笈求学

   1924年,陈鸿文考进了上海法政大学(校址在打浦桥金神父路,现瑞金二路450号)。在这里,他成了史良的同班挚友,俩人志同道合,关系十分密切。

“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

金神父路450号(现瑞金二路)上海法政学院

   据载,上海法政大学(后更名上海法政学院),1924年9月(民国13年),国民党元老徐谦奉孙中山指示,怀抱“皇权已去,未来中国必定共和法制”的理念,与沈义彬、张一鹏、黄镇磐、刘邠、沈铭昌等人在原上海女子法政学校的基础上创立的(注:上海女子法政学校初创时校名上海女子法政学堂,校舍在成都路。由柴春霖、闵兰言、李华书等人于1912年2月创办,时任临时大总统孙中山特批5000元为校开办费)。校长徐谦、副校长张知本。原校址在打浦桥金神父路(现瑞金二路)450号,后迁址到辣斐德路1195号(现上海理工大学复兴中路校区)。

   据载,1926年夏,上海法政大学学生因反对校长只重金钱不管教学质量的斗争,结果4个同学被开除。史良对此愤愤不平,登台与校长对质,替4位被学校开除的同学辩护,弄得校长理屈词穷,十分尴尬。史良的大胆勇敢之举,引起了陈鸿文等100多位同学的共鸣,他们主动与史良站在一起,结成护校团,希望脱离学校,后在校董王开疆的带领,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

   另据,上海法政大学是私立学校,财政无保障,1926年初夏,一百多位同学对校方不满,希望脱离学校,这其中就有后来成为著名民主人士、新中国首任司法部长的史良、国民党福建保安司令部、闽南保安纵队少将参谋长陈鸿文。学生希望校董王开疆先生另立新校,发展教育事业。王开疆感到同学言词恳切,便通过同盟会元老褚辅成邀请章太炎、董康(绶经)等人联络王宠惠、蔡元培、马君武、赵晋卿、陈霆锐、吴凯声、李祖虞、于右任、蒋保厘、樊发源、季忠琢、陶本厚、施瑾、王孝师、王立功等社会贤达在上海西藏路一品香旅馆二楼79-80室举行发起人会议,议定新成立“上海法科大学”。并初定章太炎、董康两位担任正副校长,由章、董两人聘请国内学界名人士如李祖虞、陆鸿仪、陈霆锐、蒋保厘、潘大道(力山)等任学校各科敎授。后确定王开疆为校务主任,潘大道为教务主任,褚辅成为校董参与筹备。在法租界南阳桥北首敏体尼荫路(现西藏南路北段)415号设上海法科大学筹备处。

   不久,章太炎坚请辞去校长职务,王开疆亦正任北京法科大学教务长离开上海,董康感到独力难支,乃邀请王正廷、钱新之、沈钧儒等诸位组织校董会,由王正廷、李根源、于右任、褚辅成、沈钧儒、钱新之、陈陶遗、吴凯声、李祖虞、陈霆锐、许俊人、赵锡恩、傅为忱、马君武等人组成新的校董会,后增补蔡元培为校董。 

   1926年10月召开校董会,通过上海法科大学组织大纲,推举褚辅成任校董会董事长,董康为校长,潘大道为副校长主事校务,11月7日举行了庆祝上海法科大学成立大会。学校成立之初有教授20余人,学生300余人,其中有部分教师、学生来自上海法政大学。学校分设大学、专科、预科三部。北伐战争胜利发展的时候,该校参加革命工作的师生很多,因此校誉蒸蒸日上。(见钱浩然《复旦大学分校校址之前身的上海法学院》一文,2013、9、3)

“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

   蒲柏路479号至483号(现太仓路)上海法科大学,1926年9月6日首届开学典礼

“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

从左至右:徐谦、张知本、褚辅成

“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

从左至右:王开疆、董康

“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

北伐时期,上海法学院学生离校出发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海期间,陈鸿文受史良的影响,不仅阅读了大量有关马列主义著作和进步书籍,而且积极参加各种进步活动。共同的追求,共同的志向,使陈鸿文成了史良的知心朋友。据陈乃旅(陈鸿文之长子)回忆说,1972年——1977年期间,黄纯(注:漳州市电影站工作人员与我当年是同事)曾亲口对我说,当年他参加土改时,到过汐浦村,在清查我父亲住的房间过程中,发现阁楼上的夹层中藏着大量的马列主义著作和一些进步书籍。当时,他十分不解,一个国民党军官怎么会珍藏这么多马列著作和书籍?我也感到纳闷,父亲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今天回想起来觉得,这些书籍应该是父亲当年在上海阅读后留下的。陡然间也明白了父亲对三个姐姐命名(大姐陈苏菲(1931年,漳州,仍健在)、二姐陈维菲(早卒,厦门,不详)、三姐陈爱(与“埃”谐音)菲(1934年出生,漳州,已去世),意指“苏维埃”)中所蕴含深意和期冀。如此看来,他年轻时候就已经向往革命。只不过,这个导火线直到1979年全国人大委员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之后才被重新点燃。这也就可以解释他为什么能够冲破重重思想束缚,打碎禁锢在身上的精神枷锁,第一个敢于从海外回归祖国的国民党漳籍军官的主要原因。

   

“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

自上而下:陈苏菲、陈爱菲、陈乃旅、陈孟钊

   1927年6月,陈鸿文法科大学毕业后,因为是私立大学,无法获得教育部颁发的律师证明(注:1930年,上海法政大学更名为上海法学院,经教育部批准立案,毕业后即可取到律师证明),为此,他决定继续学业,争取早日获得律师证书,为民请命,伸张正义。

“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

上海法科大学毕业文凭

   1927年底,他东渡扶桑求学。在日本,他选择了明治大学,继续攻读法律。明治大学,日本著名的一所顶尖私立大学。由岸本辰雄,宫城浩蔵,矢代操三人创办于1881年,是东京都内五大名门学府“MARCH”中的一员(分别为M明治大学、A青山学院大学、R立教大学、C中央大学和H法政大学)。同时也是日本文部科学省国际化据点整备事业的13所重点大学之一,在日本国内享有极高的声誉。清末以来曾是我国留学生求学重点大学之一。周恩来及国民党元老林者仁、马超俊、邓青阳、梁肃戎等都曾在此求学。为此,他十分珍惜这次学习机会。

   

“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

日本明治大学校徽、校旗

“死守揭阳”的抗日将军

1917年9月,周恩来赴日本求学,这是他与留日同学合影,后排右一为周恩来

  

 [1] [2] [3] 下一页
来源:龙文新闻网 编辑:杨滨平 时间:2014-10-22 09:10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