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龙文新闻网 > 人文 > 龙文乡贤 正文

书法大家李宓

龙文乡贤   时间:2014-09-17 15:27    http://www.lwxww.cn/   

  明万历间,漳州民间诞生了一位后来名震京师,并为当时书坛领袖人物董其昌十分赞叹的书法家,他就是书写《嘉济庙碑》的作者李宓。

  一、布衣李宓的生平

   李宓的生平,以清光绪《漳州府志》记载最为详要,该志卷48《纪遗上》云:李宓,字羲民,龙溪人,家在万松关下(今漳州市龙文区蓝田镇西坑村)。“工诸体书,琳宫碑额,挥洒最多。华亭董文敏(即明代著名书法家董其昌),尝具书币请其书,自叹不及也。晚以黄庭内外经,一经一纬,右军书外景而不书内景,遂续三千字补之。结体工妙,纤人无伦。论者以为如天女散花,繁彩丽密,自然缥缈也。王弱林于燕得片石,为玉枕兰亭,叹其精绝,但不知为漳人耳。所书黄庭一石,数年前为郡守张西圃镇购去,允为近代绝手。”

   这段不足二百字的记述,透露出有关李宓的诸多信息:

   1、李宓精通诸体书法。

   2、李宓的书法为当时称雄书坛的董其昌所赏识。

   3、李宓曾续写黄庭内经三千字,并有刻石传世。

   4、李宓曾题刻“玉枕兰亭”于石上。

   另据民间传说及民国时期翁国梁先生《漳州史迹·嘉济庙》一文载:李宓为漳州东坂后人。青年时期在一家水果店打工,为老板书写柑笼竹签。当时漳州芦柑做为地方特产进贡朝廷,朝官见柑笼题签字体俊逸精妙,竞先传阅收藏。从不轻易赞许他人的一代书法家董其昌见后亦自叹不及,并推崇备至。后来在京为东阁大学士的林钎告老回漳州时,曾请董其昌为漳州嘉济庙碑文书丹,董坚辞,对林钎说:“漳有李宓在,何必舍近而图远?”李宓名声自此大振,为世人所知。

   但志书及传闻对李宓的生卒语焉不详。据上述记载及后面将要述及的文献资料考察,李宓当与董其昌、林钎、张燮、黄道周、徐霞客为同时代人,生活于明万历前后数十年间。从《陈祝皇先生御寇救荒功德碑》立石时间判断,崇祯年间,李宓尚在。

  二、李宓与林钎

   李宓与董其昌是一对从未见过面且又相互倾慕、神交已久的书法家,此真是明代书坛一大憾事。但同为漳州人的林钎和李宓,却因董其昌的真心推介,成为密友。

   《明史》卷251《列传》第139载:“钎,字实甫,万历四十四年(1616)殿试第三人,授编修。天启时,任国子司业。监生陆万龄请建魏忠贤祠于太学旁,具簿醵金,强钎为倡。钎授笔涂抹,即夕挂冠棂星门径归。忠贤矫旨削其籍。崇祯改元,起少詹事。九年由礼部侍郎人阁,有谨愿诚恪之称。”但称林钎为同安人,显然有误。今漳州故里存有林钎的“澹泊宁静正中平坊”及为林钎祖崇禄、父继承所立之“经笥燕翼坊”。

   林钎读书处在今龙文区石室岩和瑞竹岩,岩上筑有“介石云窠”。岩下建有“林文穆公祠”,祭祀林钎,俗称“相国祠”。岩前之万松关,为漳州古驿道,崇祯二年知府施邦曜筑关,题额“天保维垣”,林钎为之作《施公新筑万松关记》。崇祯九年六月,林钎卒,崇祯赐葬在故里仓门,后迁洞口山。

   林钎立朝刚正不阿,当魏忠贤炙手可热之时,林钎能不为其所挠,实属难能可贵,此亦漳州一大可圈可点之史事也。崇祯整治魏阉之后,因钎能“诚悫不立门户”,而颇受崇祯眷顾,得以复官,遂拜东阁大学士,人阁办事。死后谥“文穆”,圣眷颇深。林钎一生除《明史》本传外,清修之《漳州府志》和《龙溪县志》均有详要记载,可互为参阅。

   林钎存诗不多,目前仅录得9首,其中有《和李羲民岩头拂水四首》,几占存诗一半,诗云:

  尽日流水声,六根聚一耳。

  举头见空山,有眼亦如此。

  无雨不成滴,无风不成丝。

  若要玲珑看,风停雨歇时。

  化身以为空,化意以为云。

  化笔为风雨,澜翻似几分。

  最爱因风起,摇摇不可攀。

  一滴入青冥,前山告后山。

   从诗题可以看出,林钎的诗是唱和李宓的。可惜李宓的诗不见记述,文献之缺,实乃憾事。林钎与李宓,一为朝官,一为布衣,能有如此风雅不俗之往来,应是漳州文坛佳话。由林钎撰文,李宓书丹,立于万历四十六年(1618)的《修建嘉济庙圣迹碑记》一碑,就是他们两人友情的历史见证。清康熙《平和县志》卷9将《和李羲民岩头拂水》诗归于陈天定名下,且为七首,录以备考。

  三、李宓与张燮

   张燮,《明史》无传,据薛澄清《明张燮及其著述考》一文的考证,生于明万历二年(1574),卒于崇祯十三年(1640),享年67年。综合明·何乔远编修《闽书》,清光绪《漳州府志》和康熙《龙海县志》等地方志书的记载,张燮,字绍和,号汰沃,别号海滨逸史,漳州龙溪县人。明万历二十二年(1594)中举人后,面对明末政治腐败,无意仕途,寄情于山水之间,以举人终身。黄道周曾称他“游览天下名山”,并在游历中写出很多诗篇。张燮性聪敏,以“博学”知名于时,黄道周曾在其《三罪四耻七不如疏》中自叹道:“志尚高雅,博学多通,不如华亭布衣陈继儒、龙溪举人张燮。”张燮还与同郡蒋孟育、郑怀魁、高克正、陈翼飞、王志远、林茂桂等龙溪七才子,于漳州开元寺左风雅堂组成“玄云诗社”,往来唱和。此外,还与当时著名学者陈继儒、曹学俭、徐霞客、徐蚴、何乔远等密切交往。晚年自题所居为“霏云居”。

   张燮一生著述很多,计有十五种六百九十六卷。其中有万历间刊印自撰《霏云居集》53卷,《续集》66卷,天启间刻印《五边典则》24卷,自辑《七十二家集》346卷,《附录》72卷,崇祯十一年刻印自撰《群玉楼集》84卷,崇祯十三年刻印自撰《初唐四子集》48卷。

   就是这样一位饱学之士,对布衣李宓十分敬重,在徐霞客为其太君八十大寿作《秋圃晨机图》时,作七律一首,约请李宓挥毫,以为贺礼。现此件刻石尚存于江阴徐霞客晴山堂纪念馆里。诗云:

   幽芳不管外人知,世业遥遥溯阃仪。

   织素到来丝胜锦,当歌幸未豆成箕。

   千山石髓归遗母,半壁岚光贮属儿。

   手泽只今留箧在,白鸠巢畔绿阴移。

   张燮的律诗,李宓的书法,可谓双绝,也是李宓传书作品的佳作。

  四、李宓与王志远

   2001年初,为编写《南山寺志》一书,我们在收集有关文献资料期间,漳州市图书馆张大伟馆长在一通清代碑刻的背面发现了明代李宓书丹的《南山寺放生池碑记》题刻。这一发现,一方面纠正了清修地方志书关于南山寺放生池修建于宋代的错误记述,填补了明清两代地方志书的空缺,使《南山寺放生池碑记》重见天日。另一方面,也为关心漳州地方文献的学者和读者,提供了一份可靠而又珍贵的史料和李宓的另一幅书法佳作。

   《南山寺放生池碑记》一文的作者王志远(?一1621年),漳州漳浦县二十八都横口(今漳浦官浔)人。字而近,万历己丑(十七年)成进士。其事迹清修《漳州府志》有记载。

   王志远幼习诗书,与张燮等人结“玄云诗社”,为“龙溪七才子”之一。有《锻镂稿》、《意雅涉笔》、《宝廉堂疏》、《书经解》、《中庸说约》和《王氏四书》等著作命世,流传至今作品尚有《重修龙溪县儒学记》等。与兄志逵(举人)、弟志道(进士)并称“三凤齐鸣”,为世所重。

   李宓与王志远是否有私交,志书阙如。《南山寺放生池碑记》一文写于万历四十六年,依文中记述,王志远撰此碑文系在军旅之中,受友人林涣卿之托,匆促为之,写后寄林涣卿,并请与赵与宝一同修正。林、赵二人复请李宓书丹,并刻石立碑于南山寺放生池畔。王、李为同郡人,有一定往来,当属常理。

  五、李宓与王志道

   王志道乃王志远弟,《明史》卷256《列传》卷144“李长庚传”后附有王志道,文不足50字,载云:“志道,漳浦人。天启时为给事中。议三案为高攀龙所驳,谢病归。其后附魏忠贤,历擢左通政,论者薄之。及是,以忤中官罢。”寥寥数语,似不齿志道之为人。然地方志书《漳州府志》卷29《人物二》对志道附阉党一事却道:“志道(1574—1646年),字而宏,号东里,万历四十一年(1613)进士,除丹阳知县,天启改元,擢礼科给事中。二年改兵科。……明年冬(天启三年),魏忠贤逐高攀龙,朝事大变,召还志道,擢太常寺少卿。以外艰不至,服阙升通政使司右通政,寻转左,皆不赴。凡三晋秩,俱未尝一履任。”志书与史记如此相左,似有所讳。王志道亦有《易解》、《六十四卦名》、《千续韦编》、《诗经疏》、《如江集》、《阴符解》、《老子首篇解》、《松关书义》等著作传世。

   王志道撰写《三平山广济大师行录》一文,为万历三十五年,乃在中进士、人仕途之前,其后之行止品德可在不论之列。志道在郡之时与李宓的交往,显系布衣之交。李宓与王氏三兄弟应有较紧密的友情,因此才先后为其兄弟所撰碑文书丹,留下可贵的碑刻,为研究李宓的书法提供直观的物件。

  六、李宓传世作品的辨定

   李宓的书法作品,目前可以明确认定计有8件。

   1、《黄庭内经》三千字。依《漳州府志》记述,其字“结体工妙,纤人无伦。论者以为如天女散花,繁彩丽密,自然缥缈也。”后人石,“为郡守张西圃镇购去,允为近代绝手”,后不知所终。

   2、“玉枕兰亭”刻石。《漳州府志》记为郡人王弱林所得,“叹为精绝”。后不知落人何人之手,亦绝迹人寰。

   3、《修建嘉济庙圣迹碑记》一通,林钎撰文,万历四十六年立石。碑石今仍完整无缺,存于今芗城区青年路嘉济庙旧址内。漳州市历史学会曾将碑刻拓印,广为传布。

   4、《秋圃晨机图》诗碑一通。天启甲子(1624年)5月,龙溪七子之一张燮为徐霞客母亲八十大寿赋律一首,约请李宓书写,寄贺徐母寿诞。后入石,今存于江苏省江阴徐霞客故居晴山堂内,拓片编人《晴山堂法帖》,1995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5、《三平山广济大师行录》碑。王志道撰文,万历三十五年立石。碑石今存于漳州平和县三平寺内,可惜已为烈火焚裂,几不能辨。残石碑文由张大伟馆长拓印、收藏于漳州图书馆内。

   6、《南山寺放生池碑记》一通。王志远撰文,万历四十六年立石,与嘉济庙圣迹碑记为同一年。碑石因长期嵌入寺墙内,故前贤故老不知此碑之存在,地方志书亦未记载。2001年初,为漳州图书馆张大伟馆长发现并拓印,收藏于漳州图书馆内。碑石基本完整,惟左下方题刻有少些残缺,今存于南山寺内。

   7、《陈祝皇先生御寇荒功德碑》一通。据清康熙《龙溪县志》卷11《人物》载:里人杨攀撰文,邑人李宓书法丹并篆额。王作人先生留有篆额拓片,可惜未将碑文拓存。后碑废,不知去处。

   8、小楷《心经》石屏一座。据民国翁国梁《漳州史迹》一书记载,原为振成巷某收藏家所藏,后不明下落。

   存疑作品三件,一为《马肚凤池承恩春卿世德坊》一碑,一为东岳庙障墙“岱宗”二字手迹。此事见清光绪《漳州府志》卷48《纪遗上》,紧接记述李宓黄庭一石后,志文写道:“当时陈日炳者,雅相伯仲。今马肚凤池承恩春卿世德坊及东岳障墙‘岱宗’两字,是其遗迹也。”承张大伟馆长提示,细察全文,这两处碑文应为陈日炳所书,而不是李宓,过去诸多论者误矣。第三为墓志铭一方。2001年春节,冷于冰先生告之图书馆张大伟馆长:姜园亭近时出土墓志铭一方,目睹者确为李宓所书。事后复求观赏,收藏者因其珍贵,秘不示人。笔者未见此铭,难断其真伪,故存疑焉。愿此墓志铭今后能与世人见面,则幸哉。(李竹深

来源:龙文新闻网 编辑:杨滨平 时间:2014-09-17 15:27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