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龙文新闻网 > 人文 > 龙文乡贤 正文

状元丰熙

龙文乡贤   时间:2014-09-17 10:08    http://www.lwxww.cn/   

  千年历史文化名城的漳州,山川秀丽,人文古迹众多,自从唐代朝廷开辟“福岐路”官道于岐山与鹤鸣山山峡之间后,鹤鸣山峰的奇峰危石,山壑幽洞,云岚烟雨的美景就受到漳州人的瞩目而神往。宋代文化伟人朱熹到漳州任行政长官,登鹤峰云洞赏游美景,挥毫瀚墨镌记摩崖石刻,聚集儒士解经讲学,明代嘉靖年间,理学征士蔡烈继承朱子儒家理学道统,隐居山中论道讲学,摩崖石刻由此鼎盛一时,使云洞岩成为理学名山,摩崖石刻鼎盛是由翰林学士丰熙到云洞岩题刻《鹤峰云洞游记》开始的。

  明代嘉靖丁亥年(1527),钦点状元翰林学士丰熙受谪贬镇海卫之三年十月廿四日,他仰慕云洞山峰美景,洞主蔡烈贤名,在吏目张伦的陪同下,从镇海卫乘船到云洞岩的九龙江边上岸,只见远处走来蔡烈拱手作揖说:“学士远来,有失远迎,不胜感幸!”丰熙回礼道:“久仰蔡先生贤名,特地登山造访。”蔡裂陪同丰熙回到后吉家中,摆设了丰盛的酒宴款待学士。为状元公丰熙洗尘,客套话语,言谈甚欢,有一见如故的情景。

  午饭后,宾主一起步行登山,眼见山脚下沈厝社溪涧边石上有临流濯足题刻,前望两巨石夹立起的景观,左边刻有振衣所,高山景仰振肃衣冠之意,逶迤陟石蹬往上,看见石越巨大,刻云洞的题字,一为方伯周瑛书,一为考功林达书,周瑛工大书法,其书粗壮雄浑,笔力苍劲奇崛,方伯古称州牧,周任抚州知府,官至四川右布政使,林考功是属吏部考功司,职掌官吏考课黜陟之事。望见其字迹线条笔意圆润,纂法凝重。宾主前行登石阶近见石门斑驳古拙,旁边巨石刻有渐入佳景,迈入石门,真是另有天地,右转平行走,过石豁,入内见中书室三楹建制,虽小而清雅整洁,眼望周边峭壁,宋代大儒朱熹题刻溪山第一,那一字的气魄如一泓江水,一泻千里,笔力千钧啊!

  宾主共邀入座,书僮吴林捧上茶具,给各位端茶致礼,蔡烈说:“承蒙学士光临依云岩舍,品粗茶失礼了,但寒泉水是甘甜的,我们仰望夕阳的余晖使山凹中霞光笼罩,状元公您满腹经纶,妙笔生花,有劳您为云洞题书墨宝,岩山将因您而声誉鹊起,满山生晖啊!”丰熙应道:“熙乃受谪贬之人,幸蒙先生厚爱,盛情款待,岂有不劳之理。我望云洞山凹的霞光映照笼被,心想题刻霞窝,咱云洞岩有霞窝,妙哉!妙哉!”书僮吴林捧上文房四宝,学士大笔一挥“霞窝”丰熙书,瞬间即成。

  蔡烈说:“学士的书法呈露骨出仙鹤游天,蛟龙戏海般的湍飞,灵韵。这流畅磅礴的雄势,神采飘动的韵律,不愧为魁元之妙笔啊!”丰熙取来一纸,题赋一绝:“云屏护霞窝,万象决双皆、洞口桃花开、飞色迈空翠。”是夜各于侧室安寐。

  第二天,主人的诸位子弟都来作揖请安、恭敬地肃立于两旁。儒生们都到齐后,众人一起前行登左洞。只见悬石如倒钟的,如盖的、如莲房的,各种奇形怪状。洞的左右豁口通天,见洞外竹树掩映,洞天豁口在农历十五午夜月亮可折光映入洞内水中,再返照石壁成三月美景,见石门外客司郎中陈九川壁书玄岩,北洞的井灶故址,相传古有异僧居住于此。月峡题刻是蔡潮参政所书,东石壁下流出寒冽的泉水,郡守张鹏题书寒泉于壁上,南洞合二石隆起的观澜石室,是蔡列的旧藏书处。从洞处远眺美景尤其可爱,观门外盘石凿曲沟引泉水,竹渠直达霞窝书室。

  蔡烈请丰熙张伦等在玄岩坐下,命随从子弟鼓琴歌唱数曲,诸弟子肃立两旁。僮子捧上茶来,给丰熙敬上。蔡烈说:“昨夜屈尊学士于书室小舍,山中风啸树摇鸟鸣,不曾安睡吧!”丰熙答道:“昨日旅游风尘,尔来山中登游,老朽已有花甲之年,受廷杖的坐骨时而酸痛,累困了就好睡啊!这山岁树涛鸟语,平生最为神往,乐而安眠。”吴林问道:“状元公曾高居翰林院士,您的官阶职责及事务情况如何?能否简达一二?”丰熙答道:“翰林院掌管文案制诰诸务,亦称史官。洪武二年定制翰林学士承旨正三品,学士从三品。十八年定制为皇上以侍读先侍讲,设正官学士正五品,侍读侍讲从五品。成祖登位都恢复复如洪武建制。”蔡成问道:“据传朝廷典礼,学士您侍坐于四品京卿之上吗?”学士答道:“是的,翰林学士职掌制诰史册文翰之事。以考议制度,详正文书,备天子顾问,为皇上经庭侍讲,诸臣会议政事,朝廷典礼。凡郊祀庆成诸宴,则由学士侍坐于四品京卿之上,乡试会试殿试都参与事务。

  蔡烈说:“弟子们不要再发问了,两天来,我们宾主游山兴浓,现已准备好轿子,令仆人前后护执,您稳坐其中,往山上游好吗?”丰熙说:“太妙了!我原徒有心游高峰而力不足,先生这样安排,我真的跃然欲上了。”

  众人往东边缓行,望见平石广方数丈,于是同诸兄弟子众位登上平石。仆人折树桠打扫落叶,大家席地而坐,轮流相敬酌饮,宾主都非常的欢乐。蔡烈命名平石为凤台,往上爷视峰顶崛起参天,命名为天柱,柱下三笋卓立,命名为台屏。丰熙说:“先生,今天这酒真美啊!李白的《将进酒》诗句有‘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我受谪贬海戍三年来,百务俱废,无所用心,身心俱老了。”蔡烈说:“人生得意须尽欢啊,元代吴师道集王维与李白的诗句有‘劝君更进一杯酒,与尔同消万古愁,’学士能将否受谪贬的事由向众位弟子说呢?可吐而后快。”丰熙叹了一口气:“说来话长啊,正备帝武宗大行而鹤归,其无子嗣。皇上是先帝的叔伯兄弟,是从湖北安陆以藩邸入继大统的。在宗庙的位序问题上,佐辅廷臣们想让皇上以孝宗为父,以生父兴献王为皇叔父。哪知皇极及反对,他将亲生父母升格为‘本生皇考恭穆献皇帝’本生圣母章圣皇太后。皇上的做法遭到了整朝文班官员的反对,各部、院、寺、司官员二百廿九人俱跪伏左顺门。皇上命令司礼中官传谕退下谕,我带领百官同声呼喊‘必得谕旨乃敢退!’众臣企图逼皇上改变主意,从早朝到午时,司礼监再传圣谕,我们还是跪伏不起。皇上大怒,命逮捕以我为首的八个人下狱,见此景百官大哭。皇上怒而再抓马理等一百三十四人人狱,其余待罪处置。帝压制跪伏事件,三天后处置抗争的官员,我等八人被拷打审讯,并充军边疆海戍。四品以上官员被夺俸禄,五品以下一百八十人被廷杖,有十八人被杖死。在一片的打杀声中,皇上将生身父亲神主迎接入京,并上宝册尊号,简要的经过就是这样。”丰熙举杯一饮而尽。

  又下了一洞,洞中稍宽广平坦。洞顶外刻有晦翁朱子题石室清隐四字,有泉水行于石凿渠沟,宾主又取酒传觞,洗觞于渠流。往上登历云依岩舍,观高大古榕拔起而傲立于深谷中。望巨

  石象应声圆鼓倒置,其下小石垫着,再轻巧的人也是不能通达的。稍往上,石越巨大而且绵密。上有洞可容千人,其下深数丈,上可通天柱峰,从前战乱的年代可安全避居,如今少有到达洞里的人。听山中人说有蝙蝠大如老鹰,不时翔于洞口。毛雨菲菲,天色渐暗了,宾主又回到依云岩舍。几天登山疲乏劳累.大家认为休息几天,弟子应读经学习了。丰熙安排了明日下午为儒生们解经讲学。

  过了两天,清晨雾霭迷茫,只见迷雾开豁的地方,隐然露出岩峰峭立的雄姿。雾飘树枞,化成凉凉的雨丝,飘洒拂面。丰熙对蔡烈说:“先生,我在这云霞迷茫,朦胧飘渺的时候,真正感受到了云洞岩的云岚烟雨这迷离空漾的美景Ⅱ阿!闻着那轻风吹拂而来的阵阵幽远的林木芳芬和湿润的爽意,轻抚环绕着颜面肩腰,拂展胸襟,特别抚慰着我受伤的心灵呢。”蔡烈说:“学士怎么有感伤之言呢?”丰学士说:“曾感伤过,但我已越坚强了。前个月,张璁任大学士后朝廷大臣多次求皇上释放诸臣,首先提到的就是我,帝不听,寂寞遥天望晚霞,白云飘处是我家啊,帝让我无所事可用心,饱食终日,放任逍遥啊!”

  蔡烈说道:“学士人品高尚,旷达真挚,古云‘作字先作人,人奇字自古,’您的书法情趣盎然,霞窝行草挥洒自如,圆润流畅,一气呵成。”丰熙答道:“书家秉承的是墨瀚宜于奔放中见法度,浑朴中求秀逸,莫求点画之精到,但求神采之动人啊!人们对美的评价不一,宋大书家蔡襄能各体书法,其草书点划明分轻重,轻提重按,纤而不弱,笔势连贯。尽管人们大都褒扬,但传黄少谷说其‘虽清壮顿挫,时有闺房态度’的微辞。认为其书娇媚温柔,但乏阳刚之气,书家之笔善求变化,题霞窝壁边的郡守张鹏的‘白云结高寒’五言诗,其用笔含蓄蕴籍,简练严谨,聚敛有度,令人感受典雅优美的意象。他题于观澜书屋前峭壁上的万玉巨字,则运笔劲健,气势端庄雄浑,呈现奇崛伟岸的格调。”蔡烈说:“张鹏人如其书奇伟风骨,他治漳吏事明敏,立文会以振兴士类,建表忠祠以激励风俗。只可惜在任年余即逝去矣!”丰熙斟上一盅酒与蔡烈说:“我有个想法,欲邀先生与我同回镇海卫所住上几天,共游太武山,您意下如何?”蔡烈回答说:“好啊!来而不往非礼也,待我将家中事务和子弟的课业安排好,几天后与学士同游太武,您于书舍歇息吧!”

  天晚了,学士走到大石上,躺在中央,=奁想着将静谧*的山光景色,化为荣辱皆忘而空灵澄澈的旷达境界,感受舒心惬意了。

  十一月三日,蔡烈随丰熙同游太武,在镇海卫所住了十一天。十四日又同回云洞岩。丰熙对蔡烈戏笑说:“先生雅爱云山,我也患爱云山顽症了,先生要我再题书摩崖,不来不行啊,盛情难却啊!”蔡烈说:“我喜爱学士真挚的感情,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我联系石工刻字,咱们同去看石壁刻书位置。这山石是坚硬的花岗石,其石质细密镌刻字迹持久不毁,现存最早的的是唐代‘许碚寻偃月子至此’石刻,线条棱角平整,字迹清晰,宋代朱子题刻三则,颜颐仲尚书题榜一则,端平题识一则和未署名题字二则,元代至正题识一则,都保存完好。学士宦历大江南北,名山的古石刻必见过许多吧?”书僮吴林备上晚餐,四碟小菜中央一盘清蒸鲈鱼。丰熙笑道:“晚上品美味江东鲈鱼,前几天镇海卫吃的都是咸水海鱼,还是江东鱼清香美食。我在宦途碌碌劳苦,真到名山赏玩古石刻不多。在镇江焦山西麓石壁上见到南朝梁时陶弘景的摩刻楷书,其气魄宏大,笔划外拓,线条篆意遒劲。古

  人称大字无如《瘗鹤铭》在脑海印象最深,”蔡成问丰熙说:“学士请指教,碑刻碑帖是可同用或有区分呢?”丰熙说:“碑是竖在地上的石头,原是没文字的,刻有文字的碑到东汉时才出现。东汉以前但有刻石,如雍邑刻石泰山刻石等。碑古有三用:一是置祠庙中,作为栓祭祀牲口用的。二是设在宫中,作为观测日影计时用的。三是临时竖在墓穴边,作引绳下棺用的。后人遂刻字其上。颂德纪事用的,有文字格式内容,大都用朱墨以篆隶楷行字体直接书写。是专为记述世系表功颂德或祭祀纪事用的,而刻帖是专为研习提供书法拓本,以优劣为选择标准,行草小楷居多。帖有木刻,大都从真迹钩摹上的。”蔡烈说:“新来的子弟们,不再提这类问题,几天后的书法课就会讲解的。”

  吴林捧上酒,蔡烈为丰熙斟上一盅酒,众人举而痛饮。丰熙说:“我本喜爱杯中物,逢喜添乐,遇悲浇愁,常饮醉而方休。殿试夺魁执翰林院士,为先皇经庭侍讲后,豪饮收敛了许多,整日谨小慎微,毕恭毕敬。汉代为饮酒要求当步兵校尉的阮籍认为‘求得者丧,争明者失’。人生的追求常适得其反,仕途险恶,所以宁愿儿子做个安分守己的儒生。先生父亲蔡杲知府就是看透官场的黑暗,您承父愿屡请不出仕有这一原因吧?”蔡烈答道:“有这缘故,但我也喜爱匿迹山野,超然物外。官场世俗的虚文缛礼与我任真自得的个性相左,我喜爱陶渊明宁可劳顿饥寒,不可失去心灵自由的性格。性本爱丘山,酷爱大自然自尊清事淡泊啊!”

  十八日,宾主一行往左路东北登山。丰熙有时坐上轿,到了较平坦的路就下下轿步行。经过洞石登上百步,有堂屋尚大,俯视霞窝峭壁,如上尖下方的玉石在眼前,其位置是优美的地方。蔡烈说:“我打算准备在这里重建房屋,扩宽位置,准备建成纪念朱熹的祠堂,考虑命名为‘仰止堂’,学士认为妥否?”丰熙说:“这名好啊!在我国历史的文明社会中,孑L子的儒学在各朝代士人的心目中,一直是‘高山仰止,心向往之’。以诗、书、易、礼、乐、春秋为经典,以仁、义、礼、智为基本思想的学术体系,是绵延中国文化最为深远的学派。朱子是理学的集大成者,一生历事四朝,而在仕只有九年。坚守道义,为官清正,行为端庄,显现出一代大儒的风范,逝后三十四年即从祀孔庙。”蔡烈说:“朱子在漳任行政长官虽仅十一月,但他整饬吏治,教化民风,体恤民瘼,减轻赋税,兴学校倡儒学。由朱子之过化,漳州由此得儒风而成海滨邹鲁的礼义之邦啊!”

  出古石墙,往东北拐过弯,又上巨石,上方广约二丈多,架于绝壑之上。丰熙题日“仙梁”。再延曲径陟登至二石并立,如同朋字,丰熙题书“得朋”。往西望去,广袤的漳州平原麦苗如蔟锦为茵。而远瞻好景诸山,又如象美玉巍镇的形态。丰熙说:“先生您贵庚四十九,而老朽已六十花甲了,咱们的年龄差别不成为交往的距离,得朋若知己,堪称忘年交啊!您看那朋石并立不倚靠,我们是学养谊友,君子之交淡如水吗。”

  往东边进入一巨石,前有洞门,两边墙有石砌,上方三台土捣粘为墙,夏秋季节洞中凉爽宜人。在战乱年代坚壁结垒时.这是扼山道隘口重镇之处。众人转眼往南回望,中道方向上一售人来迎,大概是山北仙亭岩的。由北转东而近巅、仰望危峰独耸,即位天柱峰。欲想刻字却没有站立的恰好位置,石壁太陡峭了。众人继续前进,顶峰到了,稍北偏东有一石,虚出绝崖数尺,抬轿的仆夫一摇撼,则动而不能坠。人们说天空强台风吹来的时候就晃动着,丰熙题书“风动”,蔡烈命石工凿刻。

  仆人将午餐点心挑上山峰.宾主午食小酌于龙祠中。眺望东方龙江出海口,浩浩渺渺。前望北面几处山头的岐山五营寨,龙蟠虎踞之翼。巡视片刻,众人沿峻壁而下,蔡烈嘱咐各自小心慢行。丰熙说:“我乘坐轿子中不知恐惧的感觉啊!”只见众人脱鞋结袜徘徊小心行走。望云洞周围石峰,如神物天行。鸾飞鹊立,龙腾虎跃,难而说出它的形态。高耸直立象屏障罗列,起伏断续凝聚为山峰。极目远望江山周围,真是别有天啊!天开图画亭在峰峦险要的位置,建置规范开阔,为宋代吏部尚书颜颐仲所建。只剩断石残垣了。大家走下仙亭岩,在树荫下歇息。宾主围坐着饮茶。见仆人从山的西边小路上挑来了佳肴美餐。丰熙说:“古人的匿迹山野,归隐在白云深处,这感受在今日铭记难忘啊!主人的盛情好客,云洞的山峦美景,泉水甘茶,令人陶醉啊!我说是绿荫香茗醉远客,”蔡烈应声说:“是红醇珍肴沁佳宾啊!来!干杯!众人痛饮而尽。”丰熙说:“此山的云雨雄石幽洞都是自然美景,真所谓岩峭雄秀誉漳外,洞壑幽邃驰东南啊!名山得高士足迹往来其间,芳名长存。昨晚我就梦想着在霞陆云丘朱子正向包括你我众人解经讲学呢。”

  天将暗了,众人沿西路较平直的山道往下走。望隔深谷的山腰古石亭朦胧在雾的轻纱里屹立着。那是相传二仙化鹤的地方,北宋时漳州府学祭酒刘植建的石亭。经历了八百年风雨洗礼。

  丰熙说:“这座风景名山的神奇概貌,经历数日,全都得而赏游了。岩山全部是石头,都太美了,而且都很大,别的山都不能与云洞岩相类比的,岩石在山雄立,有如骨骼在人身上依存,山石依杖而立的,优美更加高贵,前人说地是以人而优美,是否相遇应是同时存在的。遇得多可说人杰地灵而兴盛啊!我平生爱好有才德的人。也爱好岩山,这山之美与蔡先生的贤既相遇矣!而我进见在其间,兼得生平所仅见的,我也遇到了。云洞岩洞主蔡先生,名烈,字文继,号鹤峰子,他要我写一篇《鹤峰云洞游记》,准备镌刻在山腰的白报石那美丽的大石上。我也考虑到这些日子以来,游览云洞岩的感受很深,与蔡先生的交谊如得朋双石一样。欲留之恒久,用游记的文体写下来,将文字刻在云洞岩山石上。待数百上千年后的人,也能从游记中了解到今日我们的恒久不褪的历史盛事成为典籍,让摩崖石刻由此鼎盛,使云洞理学名山驰名海内。”丰熙的话语博得了在场几十位儒生的热烈掌声。

  时光飞逝,沧桑巨变。历史在宇宙的瞬间过了近五百年。云洞岩一如往日的雄姿傲立于漳州平原。旅游踏青寻迹觅古的人们,仿徉于琳琅满目的历史碑林中,驻足在丰熙的《鹤峰云洞游记》前,景仰着蔡烈的鹤丘铭。忆斯人已逝,望故址犹存。当人们拭去岁月的尘封时,历史的往事奔来眼底心间啊!使我们揣摩流连感慨不已!笔者题《云洞感怀》以志之:

  晨望云洞岩烟云渺。

  暮观岚山明月皎。

  来往千载云霞景。

  鹤唳云飞渡云桥。

  漳东名胜觅瑰宝。

  崖刻碑林书艺高。

  陈迹轶事寻追忆。

  后人感慨徊山凹。

  (黄永乐)

来源:龙文新闻网 编辑:杨滨平 时间:2014-09-17 10:08 收藏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