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龙文新闻网 > 人文 > 龙文乡贤 正文

一品夫人蔡玉卿

龙文乡贤   时间:2014-09-17 10:08    http://www.lwxww.cn/   

  蔡玉卿(1612~1694年),字润玉,生于龙溪鹤峰(今漳州市龙文区蓝田镇蔡坂村)隐士家庭。15岁嫁与黄道周为继室,黄道周为国殉节后,敕封为“一品夫人”。

  蔡玉卿出阁之前曾因“割臂疗母疾”而孝名远驰;入黄家后亦“事姑以孝闻”。她原仅粗识文字,后刻苦攻读,博览古今,致书、画、诗诸艺均有造诣。尤其书法,“且善临池,仿道周书几夺真”;曾“临卫夫人贴,人争以匹锦售之。”其作品灵秀险俊,峭雅浑逸,但因“闺中名不宜传外”,故行世者多署黄道周名字。晚年始自署其名,但非至亲不轻易给之。“其楷书间杂分隶,尤称妙品,吉光片羽,后世宝之”。

  明崇祯三年(1630年),黄道周因连上三疏营救钱龙锡而被贬官三级,乞休获准离京。蔡玉卿随之还乡后,或昼夜伏案为丈夫研墨抄书,或孜孜研读经史。崇祯八年(1635年),黄道周讲学于漳州紫阳书院,蔡玉卿随行,为学生主办膳食。虽家计拮据,她从无怨言。

  崇祯十七年(1644年),黄道周奉南明弘光帝诏赴南京任职。蔡玉卿深知此际奉诏无异于赴死,但仍支持丈夫成行扶国。未几,弘光政权败亡,黄道周奉南明隆武帝诏任职。时兵权在郑芝龙手,黄道周知事不可为,于是“自请募兵抗清”。蔡玉卿看到招征疏,悲泣地说:“此夫子尽瘁之日矣!招征之役,不过义无所逃,欲得一死,以报孝陵与先帝耳!”不久,黄道周兵败被执。蔡玉卿即派家童带去短信:“自古忠贞,岂烦内顾,身后之事,玉卿图之。”黄道周得书大笑。黄道周殉节后,蔡玉卿叫长子与学生赵子璧前往南京寻访黄道周遗骨,归葬漳浦北山先人墓侧。

  她志坚情笃,自此隐匿于邺山。在长子、次子避兵乱渡河失踪和三子逝后,她又带四子(子平)及孙移居漳州。清顺治九年(1652年),郑成功破漳州城,得悉蔡玉卿居于城中,即“奉两百金为寿”,蔡玉卿婉辞不纳。此后,偕四子及孙儿入龙潭山深居长达20余年,过着清贫寂寞的生活。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蔡玉卿去世,终年83岁,葬于漳浦北山黄道周墓侧。 黄道周(1585-1646),字幼玄,号石斋。漳浦(今福建省漳浦县)人。天启二年(1622)进士,崇祯三年(1630)四月任右中允,因上疏指斥大臣杨嗣昌等被谪戍广西,福王宋弘光时官至礼部尚书。弘光政权失败,又与郑芝龙等拥立唐王朱隆武,官武英殿大学士,率兵抗清,至婺源为清兵所俘,顺治三年(1646)被杀于南京大中桥。

  黄道周书法,以魏晋为宗,峭利劲遒,行、草、真、求自成一家。行笔严峻方折,不偕流俗,一如其人。宋牵《漫堂书画跋》称“石斋先生楷法尤精,所谓意气密丽,如飞鸿舞鹤,令人叫绝”。清王文治称其:“楷法格调适媚,直逼钟(繇)、王(羲之)。”秦祖永谓“行草笔意,离夺超妙,深得二王(羲之、献之)神髓”。黄道周传世书法代表作品楷书有《孝经》、《石斋逸诗》等,行草书有《山中杂咏卷》、《洗心诗卷》等。

  蔡玉卿在丈夫的殷切辅导下,不但事姑以孝闻,且博通经史,诗、书、画都造诣很深。她精心摹仿黄体(“漳浦体”)书法,几乎相似无二;尤其见识、才学、骨气,都堪以追随丈夫。据说经常作瑶池图赠送给母太夫人,画花卉,能追溯古人笔法,不落俗套,生动雅致。她的诗,格律清新,不谐时俗,颇得黄道周的赞赏。她还不时的抄录黄道周的诗,吟咏观叹。

  他们夫妻和睦相亲,有着共同的信仰和嗜好,因而得到世人的称道,每被比为赵孟頫和管仲姬。

  崇祯初,边境告急,朝廷下檄征集将士,黄道周奉命上京任职,随带征募的壮士36名同行。蔡玉卿知道兵饷短缺,脱下簪珥赞助军费。

  崇祯三年(1630年),黄道周为营救钱龙锡相国免于死刑而被贬官三级,蔡玉卿对他说:“为人臣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君宜尽言以报国。”次日道周再上一疏,请崇祯帝“退小人,任贤能”,竟遭皇上忌恨,把他削职为民。玉卿温言劝慰莫要愁坏身体。

  崇祯八年(1635年),黄道周在漳州紫阳书院讲学,蔡玉卿为听讲的学生备办膳食,不让家计烦扰道周,使丈夫能专心教学。

  崇祯九年(1636年),黄道周以中允起用。翌年任少詹事。玉卿未随行入京,却在她的画册上画芍药一页,题句云:“折花赠行,黯然销魂”。又在另一页画秋海棠和淡竹,题句云:“君子于役,闺中肠断”。由此可以想见她对丈夫的一往情深。

  崇祯十三年(1640年),蔡玉卿惊闻道周被诬“党邪乱政”,蒙冤革职下狱,廷杖80,并惨遭锦衣卫酷刑,急派人进京致书黄道周相慰,说:“天子圣明,自有霁日”。玉卿把寄回的血衣血裤留示子孙,让后代理解先辈的枉屈和伟大。

  崇祯十七年(1644年),蔡玉卿闻帝自缢,明朝社稷覆灭,痛哭三日。此前黄道周已辞官回乡讲学。南明弘光元年(1645年),道周奉南京福王征召,玉卿勉励他出行,说:“夫子不出,如先帝何!”当年,南京为清军所破,福王被掳见杀。唐王即位于福州,道周受命为武英殿大学士。其时朝廷草创,经费无着,兵权又全在贰臣郑芝龙手里。道周明知事不可为,自奋孤忠,自请募兵北上抗清。玉卿看到《招征疏》泣道:“这是夫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时候了!”。道周出兵失败被执,清廷竭力劝降,玉卿就派人送文给他说:“自古忠贞,岂烦内顾?身后之事,玉卿图之!”道周得书欣然大笑,认为她是女中知己。

  南明隆武二年(1646年)三月初五,黄道周从容就义。蔡玉卿之弟蔡春溶及道周门生共四人亦慷慨从死。玉卿派长子和门生赵子璧前往南京觅得道周遗骨而还,归葬于漳浦石养山其先人墓侧。她在《题侯太孺人遗诗》中写道:“夫志炳日月,苦节终以贞,万里归孤榇,碧血洒锺陵,捐躯事则已,岂顾儿女情!” 蔡玉卿以遗孀身份抚养4个儿子,劳瘁至极。郑成功入漳,访知黄道周夫人在城中,以200金为寿,玉卿坚辞不受。后长子、次子不幸涉江失踪,三子早逝,她偕四子及一幼孙隐居龙潭深山达42年。她终身衰绖,罕言笑,不许后代当清朝官吏,不许入官学读书;步履不出门庭,作品不外传。所作诗仅《寄郑母》、《愤慨》等若干首。画有《花卉册》绘花卉10幅,其最后一幅,绘铁线莲,题句云:“小草铁骨,亭亭自立。”其志可见。又手抄《孝经》百卷、《心经》百卷、《山居漫咏卷》一卷;其中行书《孝经》、绢本真书小楷《山居漫咏卷》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蔡玉卿的书法,楷模丈夫,真书参以隶意掘朴遒劲,骏雄沉毅,与黄道周极为相似。其书法的特点及风格,从《山居漫咏卷》可见一斑。

  《山居漫咏卷》绢本,真书小楷,纵23.7公分,横210公分,卷末有“蔡玉卿字润石”“润石”“玉卿印”等白文印,字卷笔力精遒,一丝不苟,字的结体宽展舒和,用笔参以隶意,字势稍带欹侧,因而显得险峻峭拔,稳健秀雅。

  明代的书法,初期受脉于赵孟頫,赵字蔚然成风,大有左右书坛的趋势。迨至中叶,李东阳,李应桢等书家崛起,他们不为赵书所局限,追摹晋唐法帖,从而使书苑呈现出蓬勃的气象。“明书中兴”即是指的这一时期,至此后,书坛上盛行帖学,直至明末,仍笼罩在这一风气之中,而且越发显示出酣畅烂漫,古朴清新的气息。蔡玉卿的书法,即受其规范,而且又融合了金文,碑版的格调。因此她的书体,除具有黄道周奇崛的特性外,于苍劲中又显露出特有的姿媚和灵秀浑逸的神韵。

  从《山居漫咏卷》还可以看出,书法不是单纯的技艺表现,而是寄寓了作者的情性,清人梁谳在其《评书帖》中说“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元明尚态。”这一“态”实际上就是指作者在书写时通过笔墨所表现的心灵的轨迹。这幅真书《山居漫咏卷》之所以使观者有深刻的艺术感受,重要的原因即在于作者倾注了自己的真情实感,从而使作品的艺术性达到了很高的境界。

  《山居漫咏卷》是蔡玉卿闲居家室时所赋的七律诗篇,全卷共有16章,诗句的内容,流露着浓厚的儒家思想。蔡玉卿生活在封建官僚家庭,环境和教育使她对正统的儒家思想虔诚笃信。然而在腐朽的封建社会,特别是明代末年,朝政腐败衰落,权奸陷害忠良,她丈夫黄道周,也由于直言不阿而屡遭贬谪和打击,她就伴随丈夫经常处于艰难困苦的逆境之中。世途的艰辛,使她固有的信念受到冲击。另一方面,也磨练了她铮铮铁骨,气挟风霜的风格和胸怀。因此,在明亡以后,她不仅积极支持丈夫从事抗清活动,而且在南明覆亡,黄道周遇难之后前,仍书信激励丈夫,“到此地位,只有致命遂志一著,更无转念。”表现得异常坚强沉静。黄道周死后,她一直隐居在自己的家里,以鬻字为生,过着清贫的生活。而对时局的迷惘和对失去丈夫的悲怆,她受伤的心灵更是难以弥合。她忧郁愤懑,却又把这一切归于天命。这种心理,支配着她的晚年生活,这在她的诗文中都有所透泄。《山居漫咏卷》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吟者不可谓诗,所吟者不可谓道,姑就行持心口相念云而。”显然是她内心世界的自我披露。

  蔡玉卿生于明万历40年【1612年】,卒于清康熙33年【1694年】,享年82岁。她那坚忍不拔的性格,非同凡响的品行,有闺阁“铁汉”之称。蔡玉卿以孝义载名于史,兼以诗、书、画传名于世。而她的墨迹很少流传于世,因此,《山居漫咏卷》是极其珍贵的。今尚存作品有:上海博物馆所藏诗卷《山居漫咏》、福建省图书馆所藏国画《梅花》和行书《孝经》一卷等。(崇山)

来源:龙文新闻网 编辑:杨滨平 时间:2014-09-17 10:08 收藏此页